天主教历史浅谈

天主教历史浅谈【下 六十五】

第九章 从第二次世界大战到梵蒂冈第二届大公会议(1939-1958)

65.战争使教会反省并趋于成熟

第二次世界大战在一九三九年九月爆发后,欧洲教会和教友的信仰生活受到极重大的影响,神父和教友的行动不再方便自如,许多神父都被捉到监狱里,教会不少工作被迫停顿,教友无法像过去那样自由自在度教会的生活。这段战乱时期不仅是追究战争责任的时候,更是教会深入反省和探索信仰生活新方向的时日。过去在和平时代很少进圣堂,很少同教会来往的人,如今都遭到同样命运,他们或在监狱,或在被充军、被送往集中营里,或揭竿而起,进行对抗的武装行动中,都和神父们有了直接的来往接触,对教会和神职人员于是有了进一步的认识,这对他们无异是个新发现,其中不少人甚至对信仰完全改观。

当时原来属于"基督信徒劳工青年"(J.O.C ;GIOVENTU OPERAIA CRISTIANA)团体的老成员开始创立"民间家庭运动"(IL MOVIMENTO POPOLARE DELLE FAMIGLIE),这个运动始终认为自己属于法国公教进行会(ACTION CATHOLIQUE),不过不希望自己成为一个由少数精英组成的小团体,而是由社会大众组成的群众运动。"民间家庭运动"的成员以为:一个基督信徒要诵念"信经"之前,应该先善度基督信仰的生活才有意义。也因此,这个运开始投身于社会服务工作,运动的教友成员在战争时期必须自己筹划一切,负起种种责任,不一定事事要依赖本地的主教。

一九四一年法国枢机主教和主教们召开大会,在巴黎总主教叙阿尔(SUHARD)枢机的要求之下,决定成立"法国传教修院"(SEMINARIO DELLA MISSION DE FRANCE),目的在为法国宗教信仰冷淡的地区培育和提供神职人员。这些新的神职人员都度传教团体的生活,设法使自己用一种新的方式,并用新的言语表达途径,溶入地方社会中。

一九四三年,戈丹(GODIN)和达尼埃尔(DANIEL)两位法国神父联合出一本名叫"法国,传教区国家吗?(LA FRANCE, PAYS DE MISSION?)的书。书一出,全国哗然,引起一阵争论。根据这两位神父作者的观察,法国境内不只是乡村地区,就连城市也慢慢地变成异教徒的地方。他们在书中这样说:

“不只是那些无政府主义者或墯落的青年,或打拳击的人无法溶入本堂区团体中,就连整个巴黎市民,甚至受过教育的,也丝毫没有基督信仰的精神。他们都是一些时装工人,是雷诺汽车厂的班头,都是我们从军时期的伙伴,他们都因为加入了他们认为无法分离的政党,而无法加入基督的教会……就像每一桩传教工作一样,要归化无产阶级者是一件很艰苦的工作,有时候会长久看不到成果。此外,这项工作也要求从事的人完全投入……因此,传教士们要变成像平民百姓一样……他们有可能受到损害。所以,这样的工作需要有果断的神父来担当,他们必须专心致力于基督所特别喜爱的这种工作,但不能过于期待恢复自己的疲劳,那些出发去从事这种传教工作的人,也不要想有一天会回来。……我们公教进行会的工作者已经准备好在无产阶级中打通一道出口,你们身为主教的是否准备好接纳我们要带引给你们的新奉教者呢?我们所作的这整个研究的答覆是:法国的教会没有为后天作好准备工作,它既没有相应的组织机构,或许也缺乏必要的精神。”

这两位神父在书中所说的话很发人深省,而事实上在二次世界大战那个时代,法国传统的本堂区和公教进行会的组织都嫌不足,实在极需要在俗教友和神职人员专心致力,潜心于传教的工作,把一个几乎不认识基督的社会彻底改造一番。

当时法国天主教会这些有志之士的先见之明慢慢地形成了一种共识,成了"巴黎传教会"(MISSION DE PARIS)诞生的催生剂。巴黎传教会的宗旨在使教会在老百姓生活的地方诞生,使教会成了居民住区,人们工作劳动或散心娱乐场所中很自然的一种团体,而不再把社会大众从老远的地方引到圣堂来。于是,一九四三年年底,第一批"工人司铎"开始行动,他们要解决神父在劳工界中生活,执行司铎职务使命的种种阻碍和困难。当时一位名叫勒夫(LEOW)的神父在南部的马赛港当码头装卸工人。不过工人司铎的这种革命性的选择却导致他们和本堂区神父们的紧张关系。

总之,第二次世界大战固然给欧洲天主教的信仰生活造成极大的震撼和困难,但是也给教会激发出许多空前的创举。一位名叫勒布雷(LEBRET)的法国神父在一九四一年创立了"经济与人文主义"学说,(ECONOMIE ET HUMANISME)为推动社会用科学知识拟定一种以人为主体,为人服务的经济思想观念。另一位法国神父蒙蒂克拉尔(MONTUCLARD)也在一九四二年设立一个研究机构和一份名为"教会青年"(JEUNESSE DE L'EGLISE)杂志,为使教会在一个逐渐疏远它的世界中不再感到孤立。里昂的耶稣会士也在同一年创办了"基督信仰之源"(SOURCES CHRETIENNES)学社,出版教父们的著作,让凡是有意追溯自己的信仰根源的基督信徒,都能容易地阅读。一九四三年巴黎的道明会会士则设立一个礼仪牧灵中心,出版有关的杂志、书籍、并举办与礼仪有关系的各型会议,使教会礼仪恢复了它在教会精神生活中应有的地位。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