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主教历史浅谈

天主教历史浅谈【下 三十六】

第五章 欧洲与教会的重建及自由主义(1815年至1870年)

36.一八四八年:法国昙花一现的兴奋

  自从公元一七八九年法国爆发前所未有的平民大革命之后,六十年间这个国家又相继发生过四次暴动性的大小革命,足见法国人对政治之热衷。热衷于政治运动,就少有时间去发展经济。在这个时期,不闹革命的英国在工业化方面已非常先进,而法国仍有百分之七十五的人口是农民。意大利的状况比法国更糟,工业起飞得非常缓慢。

可是不论英国、法国或意大利,只要工业发达的地方,便逐渐形成都市,因为吸引了许多乡村的农民和失业的人前来谋生。工业化初期的行业大都以采矿和纺织为主,矿产可以提供工业所需要的能源动力和原料,纺织业则可以解决民生的基本问题之一。

可是工业化所形成的都市也造成了许多贫民窟和无数衣衫褴褛的穷苦百姓,他们只为了糊口,把自己投入暗无天日的矿坑和缺乏人道的工厂生产线中。出卖劳力是他们唯一的谋生之道,许多女工和童工被迫一天劳动十五个小时以上,社会上很多悲惨不人道的现象事态因此产生。这是自由经济制度的后果。

当然,自由经济有它的功劳,这个于十八世纪诞生在英国的生产活动指导原则与同时期发展出来的产业革命相互为用,彼此肯定,给人类生活带入了一个新的境界,为物质文明奠定了一个新的里程碑。

不过,在今天看来,十八、十九世纪的自由经济是有些野蛮的,它在工资和卫生方面不讲任何客观的道理,对劳工极尽压榨之能事,唯利是图。面对社会这种新局势,在政治上一向保守的天主教徒开始怀念并惋惜昔日的"同业公会"(CORPORAZIONE)的消失,因为发祥于古帝国时代的罗马,并于中世纪在意大利盛行的同业公会,至少也奉行一些商业道德和规则。事到如今,天主教徒只能暂时设立一些爱德慈善的事业机关,济助工人的急需,减轻他们的痛苦,并勉励他们的言行尽量合乎伦理道德与宗教信仰的要求。

当时法国天主教杰出文人拉梅奈(LAMENNAIS),拉科代尔(LACORDAIRE)和蒙塔朗贝尔(MONTALEMBERT),在他们共同创办,但寿命很短的"前途报"中谴责剥削工人的行为,并主张建立一个以民主政治为基础的经济与社会新组织。

与拉梅奈等人同时代,祖籍意大利的法国历史与文学家奥扎南(ANTOINE-FREDERIC OZANAM, 1813-1854)则努力推动社会不同阶层人士之间的修和。法国失业的人发动暴力革命,有钱有势的人认为这些贫苦的人是野蛮人,奥扎南在一八四八年二月二十二日写的一封信中便说:“如果他们是野蛮人,则我们愿意从国王、政界人士那边站到野蛮人,也就是老百姓这一边”。奥扎南也深深以为改变经济与社会政策的时代已经到了。

和那批率先主张改革社会经济体制的天主教杰出人士同时代的人中,也出现了第一批社会主义者,他们中比较有名的是圣西蒙(SAINT-SIMON),富里耶(FOURRIER),卡贝(CABET),比谢(BUCHEZ)等人,这些人都是主张正义,要求改革经济和社会者,他们都以基督信仰的原则为思想行动的指标。

虽然有这么多人在十九世纪上半叶高声疾呼经济和社会改革,但似乎言者谆谆,听者藐藐。无奈之余,不论是支持共和政体者,或是拥护前朝政府者,或是失业工人,他们之间的政见或有不同,可是不满的情绪却是一致的,终于在一八四八年二月二十三日在巴黎发动革命,占领市政府,并于二十五日宣布法兰西为共和国。

这个新政体普遍受到欢迎,临时成立的政府也邀请人民为国家祈祷,神父们也祝福了象征自由的树木,整个国家社会似乎一夜之间都修和安详起来了。拉梅奈的得力助手拉科代尔(LACORDAIRE)去当道明会士,奥扎南和一位名叫马雷的隐修院院长则携手创办了一份名叫"新世纪"(L'ERE NOUVELLE)的报纸,相似以前的"前途报"。

法国这次新革命获得全欧洲的喝采,奥地利、德国和意大利的人民都对法国的革命寄以厚望,希望对本国的局势有所启示。德国和意大利都以为本国统一的时候已经来到。当时意大利北部一位哲学家又是政界名人,文琴佐.焦贝蒂(VICENZO GIOBERTI, 1801-1852)以为此时此刻罗马教宗应该出面,领导意大利建立联邦。岂知当时名负众望的庇护九世教宗拒绝这种想法,他不愿意带领一支联军驱逐统治意大利北部的奥地利。就因为这样,不少意大利人开始对这位教宗感到失望。

话说巴黎市民一八四八年二月下旬又掀起革命并宣布建立共和国之后,不到两个月,就举行选举国会议员,那正是二月二十三日复活节那一天,全国人民欢腾,充满希望。当选的议员中大约有十五位是神职修会人员,前面提到的去当道明会士的拉科代尔就是其中之一。可是话说回来,当时的大部分选民都是乡下农民,对政治事务毫不在行,他们听从城寨主人和本堂神父的意见,选出了一个思想保守的国会。这样一个国会对社会民生问题没有认识,无切肤之痛。正当大批失业的人涌向巴黎,希望在新共和国刚设立的国家工厂(ATELIERS NATIONAUX)工作时,那批保守的国会议员认为这么多工人给国家带来的负担太重,于是冻结雇用工人。那一大批失业的人发现希望破灭,一时火冒三丈,怒不可遏。他们冲破巴黎市路口的栅栏,发动一场暴动式的革命,把正在敦劝修好的巴黎总主教阿夫尔(AFFRE)给杀了,巴黎当局派兵镇压,双方肉搏激战三天,从六月二十三日到二十六日,死在血泊中的人不下一万,另有一万一千人被捕判刑。昔日和拉梅奈一同创办"前途报"的蒙塔朗贝尔伯爵形容这次工人革命说:“我们受到的威胁正是这种野蛮人的侵犯”。

当时天主教里面的一些名人显要都主张建立社会秩序,正因为如此,原来反对教会的资产阶级人士又开始接近教会,他们希望教会教导平民百姓服从政府。经过四个多月的动荡,一八四八年十一月四日政府公布新宪法,十二月十日又公推路易.拿破仑为共和国总统。法国人民和政府原来倍感兴奋的国家团结美梦又告幻灭。六个月后,一八四九年五月,法国重新选举立法议会议员,当选者大都是保守和拥护君主政体的天主教徒。

方才提到罗马教宗庇护九世不愿意出面带领义大利人推翻奥地利对北部的统治,而令意大利人失望后,他便开始设法在教宗国内推动一些改革。不料,他的一位得力助手佩莱格里诺.罗西(PELLEGRINO ROSSI, 1787-1848)突然遭谋杀,教宗震惊,离开罗马前往南部的加埃塔(GAETA)避难。教宗离开罗马不久,意大利推动统一的革命领袖马志尼(GIUSEPPEN MAZZINI, 1825-1872)于两个月后的一八四九年二月八日宣布罗马为共和国。这一个共和国的诞生很令法国立法议会吃惊,四月下旬,法国总统路易.拿破仑出兵罗马,经过两个月的围攻,几乎歼灭了意大利统一运动的军事领袖加里波底(GIUSEPPE GARIBALDI, 1807-1882)的部众。罗马共和国活了四个月,于一八四九年寿终正寝。法国军队把避难加埃塔的庇护九世迎回罗马。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