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主教历史浅谈

天主教历史浅谈【下 二十一】

第三章 十五到十八世纪的世界传教工作

21南、北美洲的开教

十五世纪末年,葡萄牙和西班牙两国分别发现新大陆、新土地和新航线之后,国势随着膨涨,因此互相觉得拥挤,有彼此排斥或设法排除绊脚石的倾向和意图。

一四九三年,哥伦布发现美洲新大陆次年,教宗亚力山大六世应西班牙和葡萄牙两国君王请求,担任仲裁。这位教宗于是裁定:以大西洋亚述群岛(AZORES)以西一百海哩的经度为准,以西归西班牙的势力范围,以东则归葡萄牙。次年,西、葡两国又自己订立了托德西利亚斯合约,把势力分界线西移到亚述群岛以西二百七十海哩的经度。就这样,南美洲的巴西也画入了葡萄牙权下。

亚力山大六世教宗在裁定西班牙和葡萄牙两国的势力范围的同时,又要求两国保护属地的教会,派遣传教士,运送传教士,筹划传教费用,并在属地建造圣堂和修院。为了酬庸这两个国家为教会传教工作所作的贡献,教会则赋以保荐主教的特权。这就是历史上著名的西、葡两国对传教区拥有"保教权"(PADRODO或 PATRONATO)的由来。

表面看来,保教权是个特权,实际上是个很重的负担;葡萄牙国小人少,对属地传教区的人力物力不胜负荷,常有捉襟见肘的困难,也因此,在新发现的广大地区只选择沿海重要据点固守和耕耘,无法深入内陆。西班牙不然,它人力物力比较充裕,所以对保教权所托付的重任比较认真执行。从一五一一年到一六二O年的一百一十七年间,西班牙国王已经为属地传教区保荐了卅四位主教。这些主教大都是修会会士,一般都善尽职责,其中不乏圣贤之辈。他们多次召开教省和教区会议,计划传教工作事宜。这些会议中比较重要的都在墨西哥城或秘鲁的利马举行。遗憾的是,这些会议的决定有时不为地方政府接受。

在那个时代,西方殖民者与美洲原住民相遇,几乎可以说是物质文明与原始简陋的对比,于是初期的传教工作常是把信仰和力量混合在一起地展示出来,一方面举起十字架,一方面又布置盛大的排场,并摧毁偶像。为了彻底消除印地安原住民的传统,西班牙总督弗朗西斯科.托莱多(FANCISCO DI TOLEDO)甚至在一五七二年把秘鲁"印卡"王的一位后代图帕克.阿马鲁(TUPAC-AMARU)置于死地。十七世纪时期,西班牙人进一步有系统、有计划地铲除拉丁美洲原住民的一切传统的宗教。

说也奇怪,正当西班牙人想尽办法消灭拉丁美洲原住民的宗教与文化之际,传教士们却努力学习当地的语言,并用这些原住民的语言编写要理,写讲道稿,编戏剧,而且把拉丁美洲的古老文明编写成书,介绍给西方人。但西班牙国王竟把这些有关人种与民族的著作销毁了一部分。

在传教工作上,传教士给拉丁美洲原住民付洗是比较匆促和随便的,他们没能够为原住民作太多的领洗前的准备,可是在初领圣体方面却很谨慎小心。至于神品圣事,一般是不接受原住民晋升神父的。为了达成传教的效果,三、四百年前的传教士早就知道如何使用视听的工具,他们采用西班牙国内使用的要理书本,配以图画、音乐和其他具有象征意义的动作,来向原住民讲解教会的信仰。

从当时神父们的讲道词,我们发现其中有些用本地语言说的,表现了对原住民的极大关怀与同情,但同时又讲了一翻维护基督和维护西班牙人的话,劝勉印地安原住民听天由命,畏惧天主的报复与惩罚,听由西班牙的统治。

一位一五七三年出生在秘鲁、并于一六四七年死在当地的西班牙神父,名叫弗朗切斯科.达维拉(FRANCESCO DAVILA),曾用秘鲁印地安人的"克丘亚"语讲了一篇道理,为本地人遭西班牙殖民者的剥削、摧残和本地传统文化的被破坏打抱不平。可是他又说印地安人所遭到的不幸全是天主圣意的安排,是天主派遣另一个国家的人来惩罚印地安人的罪过,来统治他们。这便是某些传教士的矛盾。

在拉丁美洲传教的过程中,有一个很有意思、也很有创意、有启发性的经验,那就是西班牙耶稣会传教士在南美洲西海岸的巴拉那河、巴拉圭河与乌拉圭河三河流域,为没有固定居所的印地安人建立团体聚居,结构明确,职责分明的村庄。这种村庄的宗旨便于按照基督信仰的原始精神,教导印地安人接受福音,度福音的理想生活,并且避免印地安原住民受到欧洲殖民者的欺压、剥削,或感染欧洲人不良的习俗。

这种村庄的结构规模一致,一个宽广的长方形建筑和一个广场,街道都是棋盘式的,街旁都是住宅。在广场附近有圣堂、医院、养老院、学校、寡妇收容所、以及神父的住宅。每个村庄有两三位耶稣会神父当村民的神师和居民管理员。村庄里的一切财物都是共有的,每个家庭可以使用一个住宅,但是田地、牲畜、工具都是公家的财产,工作也是共同负担的。工作由神父指导,每天工作由早晨弥撒后开始,不超过八小时。工作成果都归公家所有,每人的需要则由公家负担:例如食、衣、住、行、教育、医疗、鳏寡孤独者的供养和娱乐等都由公家负责。传教士们教给他们许多手工艺,如刺绣、制作钟表、印刷、雕刻、建造房舍,而印地安人也学得很快。

这种村庄结构大者容纳一万人,最早的成立于一六一O年,后来逐渐增加到三十个村庄,居民总数约有十五万。大家守望相助,彼此过着幸福的团体生活,是历史上绝无仅有的"乌托邦"理想国(RIDUZIONE)。后来,由于西班牙与葡萄牙两国的争战,使许多这种村庄遭毁灭。一七五O年两国签署边界条约,把西班牙人管辖的这些村庄(RIDUZIONE)转手给葡萄牙。一七六七年耶稣会士在西班牙遭禁止,致使南美洲耶稣会士所创立的村庄遭到致命的打击,并很快地消失了。造成这种理想国消失的原因之一,是在那一百五十年间,耶稣会士没有在村民中培养真正有能力、有才干的领导人,以致他们走了,村庄也随之解体。

谈了拉丁美洲开教的大致情况,我们再来谈一下北美地区的开教经过。

北美的开教从加拿大魁北克城的建立开始。这座城是法国探险家与殖民者尚普兰(SAMUEL DE CHAMPLAN,1570-1635)在一六O八年建立的,他在一六一五年邀请“重整方济各会”会士来魁北克。可是过了十七年,一六三二年,向加拿大传教的工作却托付给耶稣会士。耶稣会士就像在南美洲为原住民建立聚居的村庄一样,先是跟随北美的印地安土著到处流浪,逐水草而居,后来也设法说服他们定居下来,并和法国移民接触来往,只有这样才能使他们奉教。

于是,耶稣会传教士便教导那些半游牧的印地安人耕种,使他们学习固定操作的生活,并把他们聚集在圣堂、会院、学校和医院四周。从此便形成了传教中心。加拿大的魁北克和蒙特利尔几个大城都是这样开始的。这里的开教和南美的有个基本的不同,那就是一开始便有女性参与。在公元一六三九年吴苏乐会(ORSOLINE)的修女便来到魁北克,从事教育工作。

一六四二年,又有苏尔比斯会会士抵达蒙特利尔传教。

在那传教初期中,曾有许多传教士致命,其中也有不少人被列入真福品和圣品的,最著名的是伊萨克.若格(ISSAC JOGUES),让.德.布雷伯夫(JEAN DE BREBEUF),以及夏尔.加尼耶(CHARLES GARNIER)诸位神父。

自从一六三二年耶稣会开始负起向加拿大地区传教的责任后,修会本身每年在法国出版公布的会士传教生活报告,为会士在加拿大的传教工作激起了很大的共鸣。这样的报告,延续了四十年,直到一六七三年才中止。可是法国的传教士们并不把自己的精力仅仅投在加拿大,他们更向南方探险前进,沿着北美大湖区,也就是今天美国和加拿大东部接壤地区下来,进入密西西比河河谷地带,来到今天美国中南部的路易斯安娜这片广大的地方,试着传播福音。

总而言之,北美地区开教的情况没有拉丁美洲那么容易,成果也很有限,即使有不少伟大的传教士如魁北克的主教蒙莫朗西.拉瓦尔在大力耕耘,但在十七、十八世纪间,北美原住民接受福音还是很少。到十八世纪结束时,北美印地安人奉教的也不过两千人。或许法国人在北美地区殖民的方式与西班牙或葡萄牙人在拉丁美洲殖民的手段有别,以及北美印地安人比南美印地安人凶猛,以致传教士的工作和牺牲没能够产生立竿见影的效果吧!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