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主教历史浅谈

天主教历史浅谈【下 十二】

第二章 十六、十七世纪间天主教的改革

12.十七世纪初法国天主教圣贤辈出

十七世纪初叶欧洲天主教呈现了一种强烈的对比局面:一方面是因誓反教改革所造成的痛苦分裂局面已渐渐定型,另一方面是十六世纪中叶特里腾大公会议的决议已在许多国家中,尤其是在没有遭到誓反教改革运动严重波及的意大利和西班牙,获得相当客观的推行。法国的情况比较复杂而特殊,政治因素常介入教会的事务,国王利用教会来寻求自己的政治利益,对特里腾大公会议的决议迟迟不予以推行。法国主教们不得已,在一六一五年决定执行特里腾大公会议的决议,这离大公会议结束已经半个多世纪了。虽然如此,主教们这一抉择却给法国,乃至日后的世界带来了莫可限量的益处。当时的主教们普遍着手推行牧灵改革,行动遍及教友生活各层面。在那个时代,法国又出现许多位非凡卓越的神修大师,他们阐精竭力,改革司铎生活和培育方式,造就了一批一批拥有新精神、新见识的神职人员。而这些新的神职人员又去大力革新教友大众的信仰生活。

一五六七年,在法国和意大利之间的阿尔卑斯山区的萨沃亚独立地区 ,出生了一个名叫方济各.撒肋爵的男孩。他家世显贵,父亲希望他读法律并从政。但他却选择了神职。晋铎后几个月,便志愿前往瑞士日内瓦湖一带"加尔文"教派兴盛的地方传教。他匹马单枪,一人在誓反教的世界中惨淡经营天主的田园,凭着惊人的毅力、勇气和耐心,把那一带的加尔文教派信徒又领回天主教的怀抱。

一六零二年,方济各.撒肋爵神父被任命为日内瓦的主教。他效法比他年长三十岁的米兰总主教圣卡洛.博罗梅奥的处事为人,对教友、神职和修会会士的灵修生活发生极大的影响。他有两本著名的神修书籍,一本名叫"入道之门"(L'INCONTRODUCTION A LA VIE DEVOTE),另一本叫"爱主论"(FILOTEA)。在这两本神修巨著中强调:任何人,不论是神职、会士、在俗教友,也不论从事那个行业,都可以,也应该在自己的社会生活状况环境中成圣。他的话特别是为一般在俗教友而说的,因为当时的人以为成圣是修道出家人的事。这位圣人是最早提倡教友神修的人之一。他的见解和加尔文教派的思想相似。他为人乐观进取,讲道平易近人,充满福音的风格,广受大众的欢迎,是一位不折不扣的天主教的人文主义者。在他看来,人生任何一条道路,士、农工、商,都是成圣道路。

继圣方济各.撒肋爵主教之后,法国出现了几位致力于改造现有的,并培植新一代神职人员素质的教会重要人物。他们都是圣方济各.撒肋爵同时代的人。

最早的一位是贝吕勒(PIERRE DE BERULLE,1575-1629)神父。他先在一位贵妇阿卡里埃(ACARIE)的协助之下,把重整的"加尔默洛"会引进法国。这位神父深深知道司铎职位的崇高,因此对很多不称职的司铎痛心疾首。为了挽救弊端,他创立了"祈祷会"(ORATORIO),一方面为向耶稣的司祭职务表示敬意,另一方面也为恢复司铎的神圣身份。祈祷会的神父们就像一般的教区神职人员一样,并不矢发其他任何圣愿,只专心一致善度司铎的生活,为教区主教效劳。

贝吕勒神父有一位神子,就是鼎鼎大名的圣味增爵(ST.VICENT DE PAUL,1581-1660)。这位大圣人在公元一五八一年生于法国南部一个小乡村,小时候为父亲放羊,但父亲看出这个孩子与众不同,便鼓励他走神职的路,因为这条路是平民百姓跻身上层社会最妥当的途径。味增爵不负他父亲的期望,当了神父,为自己未来的社会地位打通了路。他到三十岁时,好像对功名利禄比对进德修业更为关心。三十岁那年竟作了法国王后的家庭神师,简直是平步青云,达到了过去一心一意所追求的。但就在这个时候,他认识了贝吕勒神父,受到很大的启发。

味增爵神父曾在乡下作本堂神父,他深深体验到农村百姓对宗教信仰生活的无知和缺乏照顾,于是心生有计划地向乡下老百姓宣讲道理的愿望。他先召集了几位志同道合的人从事向乡下人讲道的工作,后来人数渐多,终于有人把巴黎中心区一座广大的宅院赠送给他,作为工作活动之用。这座大楼房原是一所癞病院,人们称之为"圣拉匝禄院",因为拉匝禄是福音中"贫苦的癞病人。由于圣拉匝禄院是味增爵神父日后创立的遣使会的发祥地,所以这个修会的会士也有"拉匝禄会士"(LAZZARISTI)的别称。

味增爵神父有了圣拉匝禄院广阔的地方工作后,志同道合人数增加得很快。于是他给他们定了生活的规矩和目标,就是先圣化自己,然后才去向穷苦的人,尤其是乡下的穷人宣讲福音。然而,为能广泛推行这种使命,味增爵神父认为更需要从根本做起,就是给一般神职人员进行再教育,甚至建立修院,妥善栽培未来的神父。从此,管理修院便成了味增爵神父所创立的遣使会的主要任务之一。

当然,没有人会忘记味增爵神父一手创立的,名满天下的仁爱女修会,这个女修会以从事慈善工作,扶助贫苦为宗旨,也是教会历史上第一个不闭门独居隐修,而以出外,抛头露面,服务社会大众的女修会。这是一个不同反响,划时代的革新创举,因为到那个时代为止,修女们与世俗接触是不可思议的事。

追随圣味增爵致力于整顿神职界的重要人物之一是奥利耶神父(JEAN-JACQUEES OLIER,1608-1657)。他原来和当时大部分神职人员一样,视神职为进身之阶。奥利耶晋升神父之初,生活相当腐化。幸逢味增爵和贝吕勒两位神父的感召,才走上修德之业的道路。他同样认为陶冶有志晋铎的人和建立修院为当务之急。但是为了培养良好的神父,非要有良好的师资不可。因此,奥利耶神父在他所陶冶的神职中,选拔了最优秀的予以特殊训练,准备作修院的教师。他在巴黎任圣苏比斯本堂神父,便在这里设立了他的第一座修院。也因此,他所创立的,以培养神职人员为宗旨的司铎团体,就称为"苏比斯"会。

在这法国圣人辈出的时代,另有一位杰出的教会革新人物,若望.欧德(GIOVANNI EUDES,1601-1680)。他原是一位教友讲道员,但富有天才,吸引了很多听众。他像圣味增爵一样,深深感到民众最需要的,莫过于善良的神职牧人。所以他也创立了一个修会团体,为在修院中培养良好的神职人员,并从事宣讲福音。

圣若望.欧德尤其致力于推行敬礼耶稣圣心的活动。这项活动又经由圣女玛加利大的推广,更在整个教会中受到普遍的重视与奉行。

总之,经由十七世纪这几位法国杰出圣贤的努力推广修院教育,终于培养出新一代的神职人员,以应新时代的需要。这种修院教育制度逐渐定型,新的神职人员也获得比较一致的定期培育。今天我们所看到的修院和所接触到的司铎,都是十七世纪所发展出来的教育方式的成果:神父们的衣着和生活方式都和一般世俗教友有别,他们每天以举行弥撒圣祭作为一日生活的中心,每天定时祈祷念日课,以作为司铎灵修生活的食粮,他们也都知道自己负有牧灵的职责,不以世俗的功名利禄为追求的目标,并努力引导教友在建设现世的生活之际,不要忘记了一切都以永生为归宿。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