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主教历史浅谈

天主教历史浅谈【下 六】

第一章 文艺复兴与宗教改革(第十五世纪末至第十六世纪)

06.加尔文在法国与瑞士的改教运动

十六世纪前半叶欧洲宗教改革运动中,除马丁·路德之外,最负盛名,最有影响力,甚至青出于蓝而胜于蓝者,是让.加尔文(JEAN CAUVIN,1509-1564)。

加尔文的出现使宗教改革运动进入另一个时代,这个时代并不是发动宗教改革,而是巩固改革的结果和局面。

在宗教改革发轫之初,几几乎每位倡导改革者都是神职人员,而且是德国人,加尔文可以说是个异教徒,他既不是神职界人士,更不是德国人。他于一五零九年出生在法国北部皮喀第省(PICARDIE)的努瓦永(NOYON)地方。年青时研读了文学和法律。当他开始认真度基督信仰的生活时,便产生了改革教会的念头。

加尔文少年时代是法国佛兰西一世国王执政的时期。这位国王思想相当开放,当路德改教运动传到巴黎的时候,他还持着相当宽容的态度。可是当誓反教徒竟然把反对天主教信仰的海报传单张贴到他的宫廷大门时,他大为光火,怒发冲冠,大开杀戒,一时遭逮捕,被活活烧死的誓反教徒不计其数。这些走上刑场的人中倒也有视死如归者,他们被誓反教徒视为殉道者。

就在法国国王到处搜捕宗教异议份子时,加尔文便逃离巴黎,亡命法国各地,鼓吹宗教改革,一时,成了法国宗教改革着的神学家,为他们提供思想指导。最后,加尔文来到瑞士的巴塞尔避难,并于一五三六年在这里用拉丁文出版了一本被加尔文教派奉为经典的著作,名叫"基督宗教的体制"(L'INSTITUTION CHRETIENNE),目的在给法国的誓反教徒提供他认为的正确教义,并维护对殉道者的纪念。

在巴塞尔居住不久,加尔文便迁居日内瓦,在这里他得到了拓展宏图的机会与空间,开始整顿社会,改善风俗。然而,由于他作法过于专制独裁,不到三年便被轰走。于是避居法国斯特拉斯堡,在那里照顾一些遭国王追捕的宗教难民。可是两年后,日内瓦那些把他驱逐出境的人又邀请他回来。在不太情愿的状况下,加尔文以胜利者的姿态,于一五四一年又回到了日内瓦。这一住就是二十三年,直到去世为止。

在日内瓦,加尔文开始实现他的理想,他建立了一个几乎是政教一体的城邦,这种社会模式日后在欧洲和世界其他地方广受采用。

原则上,加尔文的宗教思想和马丁.路德非常接近,只不过他的教义更系统化,教会的外在组织也非常明确严格,这与路德的看法正好大相迳庭。在信仰生活上,路德最是强调信德的作用,加尔文则把圣经和信德等量齐观。在加尔文的心中,天主是至高无上的,一切光荣都必须归于上主。人类自从原祖父母犯了原罪之后,便已堕落了,人人都应该受到惩罚,下地狱。不过,至高者天主却选择了一些人来拯救,这些被选上的人不是出于自己的努力,而是出于天主的乐意而获致永生的。于是,根据加尔文的说法,人的得救已否是天主早已注定好的。这种命中注定论是加尔文教义的基本特征。

谈到加尔文教义,我们可以把其中最主要的,有关教会、圣洗、圣体、和教会的组织结构的思想扼要地介绍一下:

关于教会,加尔文以为:人需要外在的帮助来肯定自己的信仰,这个外在的帮助便是教会。加尔文固然也相信教会有它无形不可见的特征,但他一开始便强调有形可见的教会。这个有形可见的教会就是地方教会团体。加尔文在他的"基督宗教的体制"这本重要著作中强调:什么地方以纯净的思想态度来宣讲天主的话并施行圣事,那里就有真正的教会存在。

加尔文又认为:圣事是天主给我们恩宠的外在标记,它坚固了我们的信德,例如圣洗圣事就是我们的罪恶获得宽恕的标记。

关于圣体圣事,也就是誓反教所称的圣餐,加尔文的教义和路德及兹温利两人的说法不同。加尔文以为:在我们领受面饼和酒的那个时刻,基督把自己赐给了我们。

关于教会的结构形态,加尔文认为教会必须有严格的组织,否则,松散、杂乱无章,这对基督是一种不敬和侮辱,因为基督是教会的头。

加尔文有关教会组织系统的概念来自圣经,以及他所研读的法律,他对古希腊哲学家柏拉图的著作的认识。一五四一年原先驱逐他出境的日内瓦人再度邀请他回来的时候,他的条件是要严格地组织日内瓦教会。于是他在同年所颁布的"教会人员法令"成了日内瓦教会的根基。

根据这个法令,加尔文派教会内有四个职务,依次分为牧师,学士、长老和执事。

牧师的职务在宣讲天主的圣训,教导人认识教义,警告或规劝信友的生活言行,施行圣事,若有错误的地方,则与长老和有关人士商讨改正。

学士的职务在把正确、健康的教义传授给信友,好使福音的纯净不遭到人的无知或恶意所败坏。

长老的职务在维护信友度正确的人生,如有人行为不检点,误入歧途者,则予以善言规劝,必要时可以向教会团体提出报告,以便委派人予以友爱的纠正。

执事的职务,就像古代的教会,分为两种:一种是在负责照顾穷人的生活,他们接受、分施和保存那些接济穷人的财务;另一种则在照料和医治病人,并管理穷人的食宿问题。

总之,加尔文教派的教会生活都由担任这四种职务的人在主持。他们的工作又由一个由六位牧师和十二位长老组成的一个会议来控制,这个会议的成员由政府当局选定,政府的意志交给这个会议来执行。表面看来,政权和教权是分立的,事实上两者关系密切,因为担任教会四种职务的人都直接或间接由政权来决定产生。

加尔文的作法在在要把日内瓦建立成一个基督宗教城市,国家统辖教会和民间社会一切事务。他制定了许多巨细无遗的规则控制着市民的整个生活。结果,似乎又回到中古世纪的时代,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许多人因为思想不同而被判死刑,人与人之间的冲突也日渐频繁。

加尔文于一五五九年在日内瓦创立了一个研究院(ACCADEMIA),课程完整,专门培养加尔文教派的传教士,一时有从各国前来研读的人。这些人对加尔文教派的发展有很大的贡献,而这个教派也俨然成为世界性的教会团体组织。

加尔文由于对福音的生活有他一套的主张和教育,又给现世物质生活重新赋以神学的意义,所以他可以说是一种新形式的人和新形式的文明的创始人。贷款取利在中世纪原是可耻的行为,他却予以合法化。有些历史学着因此视加尔文为资本主义的始祖。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