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主教历史浅谈

天主教历史浅谈【下 五】

第一章 文艺复兴与宗教改革(第十五世纪末至第十六世纪)

05.宗教改革者百家争鸣的现象

天主教十六世纪上半叶欧洲宗教改革运动于公 元一五一七年十月三十一日由奥斯定会德国会士马丁.路德在威登堡首先发难后,一时风起云涌,英雄豪杰、草莽流寇各据一方,人人扛着基督福音作盾牌,为自己的理念和利益交相攻伐,整个日耳曼德语地区成了一片战场,风声鹤唳,草木皆兵,人人自危。马丁.路德原来并无意制造教会内部的分裂,更无心惹起德国或德语地区的王公诸侯和庶民百姓之间的互相残杀,但看到各地民众,尤其是最受压迫的农民像暴民一样,到处焚烧掠夺后,却呼吁社会权贵用刀枪镇压起义的农民,并大肆推崇屠杀的行动。

然而,当路德看到那些权贵们心狠手辣,血洗各地之后,不禁毛骨悚然,于是在一五二五年发出和平呼吁,请求权贵们不要再那么仗势欺人,暴虐无度,好让老百姓还有生存的余地。对农民,路德也劝他们不要固执己见,过份要求,不要按照人的尺度,但要根据基督的精神来解决权利和正义的问题。

看来,马丁.路德的呼吁规劝似乎没有发生多大效用,因为宗教改革运动已有一发不可收拾的趋势。路德在很多人的心目中固然是一位先知,救星或英雄,但也有很多人把他当作引火的人而已,当他划破沉默之后,每个人便我行我素,各走各的路了。的确如此,在他向已有一千五百年历史的教会大胆地投出第一颗石头后,德国和瑞士的宗教改革者,便如雨后春笋般地应运而生。这些为数众多的改革者绝大多数都是神职人员,甚至是修会的会士。他们的思想主张,一般而论,在信仰和圣经方面是和路德一致的,如果有什么重要的歧见,那该当是彼此对圣体圣事的概念不同。

说到路德和与他同时的宗教改革者的异同,我们或许需要把路德的思想和主张略为介绍一下:

我们都知道马丁.路德并无意创立一个新的教会。他只不过相信要是大家都回到福音的原始精神,则教会便自动地改革。谁知道他把解释圣经的权柄交给每个人的良知去执行后,大家对圣经的注解便发生许多偏差,再加上偏激者的言论行动,迫使路德不得不对教义作个明确的说明,而且一反他过去所主张的教会不应该有世俗的外表组织形式,强调教会有起码的形式结构。

一五二九年,路德出版了大小两本要理,一时洛阳纸贵。他的要理以自己的生活经验为出发点,他认为:人深深知道自己是罪人,却在圣经中发现自己的得救原来只是凭着自己的信德而从天主那里得来的。换句话说,一切全凭天主的作为,人一无所能;行善并不能使人成义,不能使人变为好人,但一个因为相信天主而成为好人者,却能行善。人不能藉着行善而向天主邀功,因为人若没有天主,靠自己无法做好事。依次推论,敬礼圣人,大赦,许愿,发愿,以及新约圣经中没有明确规定的圣事,都没有实际的价值。唯一有意义的,是信徒的普遍性司祭职务。教会信友团体不该有外表的组织形式,也不能拥有产业。

总而言之,路德只承认两件圣事,即洗礼和圣体,至于告解圣事,他认为那是一种谦逊的行为而已。关于圣体圣事,他称之为圣餐,但拒绝视为牺牲的祭献,可是坚决相信耶稣的确临在圣餐中。圣歌团在他看来,也是信友信仰生活中一件重要的活动。路德虽然反对教会圣统制的任何有形结构组织,不过,他以为要宣讲天主的圣训和举行圣事,总也需要有起码的组织才行。

路德强调人世间的一切权力都是从天主而来的,目的在为人服务。他既然反对在现世有任何固定具体的结构,所以也不接受当时教会拥有的权力。正因为如此,不少王公贵族受到路德的思想主张的鼓励,挟着君权神授的作风,更是不可一世,不但面对百姓高高在上,对教会也开始呼来挥去。于是,那些跟路德走的教会都成了国家的教会。

稍微谈了路德的信仰和思想主张后,我们回过头来看与路德同时的其他的改革者。就如方才提到的,这些宗教改革者与路德之间的最大歧见在于对圣体圣事的看法不同,所以路德最后与他们中的许多人都断绝了关系。例如原是道明会会士的马丁.布策(MARTIN BUTZER,1491-1551)便到法国斯特拉斯堡去开创他的宗教改革天地;埃科兰帕迪奥(ECOLAMPADIO JOHANN HAUSSCHEIN,1482-1531)这个德国人文主义者则到瑞士的巴塞尔去发展他的改革运动;德国神学家奥西安德.安德烈亚斯(OSIANDER ANDERAS,1498-1552)则到德国南部纽伦堡一带推展他的宗教改革,甚至把他的运动带到北欧瑞典。

除了上面提到的主要几位之外,在十六世纪宗教改革运动中,与路德和加尔文鼎足而立的,便是瑞士的兹温利·胡尔德里希(ZWINGLI HULDRYCH,1484-1531)。

兹温利原是荷兰人文主义者埃拉斯莫的门徒,在瑞士格拉里斯(GLARIS)和苏黎世担任过本堂神父,一五二零年他以别于路德的方式发动宗教改革,他销毁了所有的圣像,叫所有的修会人员还俗。他反对路德还承认耶稣基督真实存在圣体内,他以为基督只是象征性地临在圣体中而已。反正任何圣事都只是纯粹的纪念性质而已,只是一种许诺,比如圣洗,它本身毫无任何效应,仅表示天主选择了某个人而已。

兹温利的宗教改革比路德还彻底,几几乎完全否认了教会原有的一切最主要的信仰道理和生活。他有意按照福音的内涵,建立一个教会,并使他的同胞脱离任何外来力量的约束。不过,兹温利也非常专制,对反对者必加以压制,那些加入他的改革教会的人,如果拒绝自己的孩子接受洗礼,必遭溺死在水中。

兹温利的宗教改革运动在瑞士西北部的苏黎世、巴塞尔和伯尔尼几个州拓展得很快,其他各洲担心改革浪潮波及,于是群起反抗,一场内战终于爆发。而兹温利则在伴同苏黎世部队的交战中丧生。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