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主教历史浅谈

天主教历史浅谈【上三十九】

39. 中世纪教会隐修生活的兴盛

  第十世纪末叶圣神罗马帝国名存实亡后,欧洲进入大小邦国独立自主的时代。这个时代的特征就是封建制度政治社会的形成。这种制度是应运而生的,因为帝国瓦解后,欧洲北方蛮族开始南下,从四面八方侵扰由帝国分裂出来的大小王国,这些王国无力自保,于是各地的贵族、教会主教和隐修院院长必须自立更生,设法自卫,保护自己的田产,也保护前来求助的难民。这些贵族、主教和院长得到君王诸侯的承认,在自己的地区内享有最高统治权,他们按照自己的需要和可能性建立军队,发行钱币,颁布法令,以确保自己的独立和安全。

这种封建制度的承袭对一般俗人贵族没有什么大问题,父亲死了儿子继承。但是拥有领地的主教或隐修院院长去世后,他们的职位和产业由谁来继承呢?当然是由下一任主教或院长。可是下一任主教院长由谁来选定呢?这便是中世纪封建社会的最大问题。那些权势较大的王侯都愿意选派自己中意的人,这些人可能是王侯自己的子女或亲朋好友,而不是真正适合或有意当教会神职人员的人。就因为这样,有人即使当了主教或隐修院院长,但他们的生活还是很糜烂,不守清规。另有一些醉心于权势的平民,攀龙托凤无门,唯一可能的途径便是走教会神职的道路,希望有一天当上主教或隐修院院长,就可以晋阶为封建领主,与其他王公贵族平起平坐,一了既富且贵的美梦。

封建制度虽然暂时维持了帝国瓦解后社会稳定的局面,却给教会的体制和生活带来空前的麻烦与危机,教会和世俗政治混淆不清,因此有志之士都渴望教会进行改革。历代以来,推动教会改革和重整社会道德人心的都是一些隐修士,中世纪时代尤然,他们的生活成了基督信徒生活的理想。第十世纪初年有一批本笃会隐修士希望恢复圣本笃原始的隐修精神,他们愿意善度会规的纯净生活,于是于公元九一零年在法国中部的克吕尼(Cluny)建造一座隐修院,大家闭门专务祈祷内修生活,他们所强调的是透过庄严隆重的礼仪来敬拜上主,因此,礼仪务必要作得尽善尽美。

克吕尼隐修院恢复了圣本笃会规的基本原则,院长由院内的隐修士自由选出,他们宣认直属教宗管辖,所以不受王公贵族和主教干涉。到了十一世纪以后,克吕尼隐修院的名声大噪,各地慕名而来的人络绎不绝,有贵族平民来请教指点的,也有向往生活清高而请求收留,以度出世生活的。由于修道的人多,因此克吕尼隐修院渐渐在欧洲各地建立新的隐修院,在全盛时期隐修院达千座,隐修士有五万人之众。

克吕尼隐修院和传统遵守圣本笃会规的隐修院的不同之处是,那些隐修院都各自独立,不隶属其他任何隐修院,如今由克吕尼第一座隐修院发展出来的千百座隐修院都归克吕尼母院院长管辖。从第十世纪中叶到十二世纪中叶两百多年间,这个新兴的隐修会团体有过四位既杰出又长寿的院长,在他们的领导之下,克吕尼隐修院对欧洲教会产生重大的影响。罗马教宗和各地的主教经常向他们请教,请他们参加教会的重要改革,而他们也经常提供给教会主教、甚至教宗的人选。许多别的隐修会也请他们去协助内部重整和改革的工作。

除了上面所说的对教会和对其他修会的贡献之外,克吕尼隐修院的作风虽然不太重视学术的研究和本笃会固有的劳动生活,却很注意对贫苦的人士行爱德,也发扬罗马风格的艺术,克吕尼那座罗马建筑的圣堂曾有很长的一段时期是欧洲最大的圣堂。

当然,克吕尼隐修院并不是中古十一、十二世纪隐修生活独有的现象,在那同时,也诞生了其他以圣本笃会规为精神的隐修会,例如意大利本笃会士圣罗穆阿尔多(St. Romualdo, 952-1027)于一零一二年在中部阿雷佐(Arezzo)附近的卡马尔多利(Camaldoli)山创立著名的'卡马尔多利'隐修院;圣若望.瓜尔贝托(St. Giovanni Gualberto, 995-1073)于一零三九年在佛罗伦萨附近的瓦隆布洛萨(Vallombrossa)创立'瓦隆布洛萨'本笃隐修院等等的。这些隐修院的影响力虽然没有克吕尼隐修院那么大但是在一定的范围之内,也发生相当的作用。

在这些奉圣本笃会规为圭臬的新兴隐修会外,那个世代也有很多男女向往独居隐修的生活,他们纷纷到深山、幽谷、原野、海岛或森林中寻找遁世修行的地方,度着刻苦、补赎和清贫的日子。一些圣德出众的隐修者由于吸引了不少慕名而来的人,于是把他们聚集成团体,过着类似隐修的生活。

中世纪还有一种很特殊宗教生活,可以称作'幽居'(reclusione)。那就是有些人,男女都有,他们在圣堂四周盖了一些很小的陋室,只留一个小窗子,可以眺望到圣堂的祭台,以便参与弥撒和种种祈祷礼仪,然后把自己关在里面,终其一生,别人给的食物也从那个小窗子递进来。

公元一零八四年,有一个生于日耳曼的科隆(Koln),在法国兰斯(Reims)教书的人,名叫布鲁诺(Bruno, 1035-1101),他看破红尘,决心与世隔绝,在遍寻高山大川之后,终于在法国东南部格勒诺布尔(Grenoble)附近阿尔卑斯山区找到一个陡峭惊险的山巅,名叫沙特勒斯(Chartreunse),便在那里度他的隐修生活。公元一零八四年,他在那里建立第一座隐修院。院中的生活特点是容纳个人的独修和团体的隐修于一炉。院内的隐修士虽然居住在同一座隐修院,可是大都关在自己的斗室里祈祷、读书、工作,大家彼此很少来往交谈,尽量守静默,必要时,用手势来表达。每个人每星期天从理家修士那里领取一周的生活所需,就是面包和豆类,然后各自开灶。隐修院有一口水泉,泉水经由一个管道绕经每个斗室,隐修士们就从这个水道在每间斗室里所开的缺口取水。每位隐修士都发愿度绝对贫穷的生活,可是他们在作学问上决不吝啬,他们的图书馆收藏了许多的书籍。隐修士们也种一点地,生产一点五谷,可是他们牧放许多羊,用羊毛来换取食用的谷类。萨特勒斯隐修院又一位长上领导,但是真正的院长是格勒诺布尔教区的主教,由他来主持一切。

在那个时代也有一些在俗的神职人员,他们除了执行自己的神职工作外,也希望度隐修刻苦的生活,于是志同道合的人便奉行圣奥斯定所写的会规,度他们所理想的团体生活。这样的神职人员叫作'守会规的神职人员'(canonici regolari)。这一类半度隐修的教会团体以公元一一二零年由圣诺贝尔(Norbert)在法国苏瓦松(Soissons)教区的普雷蒙特(Premontre)所建立的隐修会最著名。

克吕尼隐修会在第十和十一世纪中对教会的改革有过非常的贡献。可是将近两百年下来,隐修士的生活也逐渐松懈,圣本笃会规的原始精神慢慢地被遗忘。一些有志和有理想的会士都渴望整顿隐修生活,恢复原始的精神。公元一零九八年,一位名叫罗贝尔(Roberto di Molesmes)的院长和几位志同道合的会士在法国东部的熙笃(Citeaux)建立一座隐修院,在食衣住行各方面度着最清寒的生活。他们的祈祷礼仪也力求纯朴,非常重视独居宁静的气氛,绝对奉行圣本笃祈祷与工作并重的生活方式。因此,他们也耕种,也作手工艺,生产维持生活的所需。
这个由克吕尼隐修院分出来的新隐修会以第一座会院所在地的地名为修会的名称,就是后世所称的'熙笃隐修会'。它和克吕尼隐修院不同的地方就是首座隐修院的院长对后来新建的隐修院没有管辖权,他只在隐修会各地院长举行年度会议时,主持会务而已。

熙笃隐修会最杰出的会士不外是教会历史上鼎鼎大名的圣伯尔纳多。他于公元一一一五年在法国北部的克莱尔沃(Clairvaux)建立一座隐修院后,又连续在各地兴建了六十六座隐修院,把熙笃隐修会的精神传布到全欧洲。圣伯尔纳多是一位了不起的伟人,他是第十二世纪教会内最具影响力的人。他常常必须出外远行,为各地的教会、修会和执政者提供诤言,邀请主教们守神贫,照顾穷苦的人,向封建社会传播福音,谴责贵族生活奢侈,规劝人善度婚姻的生活,鼓励人参加十字军,把圣地从伊斯兰教徒手中解放出来,设法阻止屠杀犹太人,因为有些人以为犹太人是惹起十字军东征的祸首。他更为他隐修院中一位出任教宗的隐修士拟定生活计划,这位隐修士就是公元一一四五年当选的欧金尼奥三世教宗。

圣伯尔纳多出身骑士,后来潜心度隐修生活,这两种生活观念使他看不惯当时逐渐兴起的中产阶级的思想。他以为这种演变中的思想破坏传统的封建社会秩序。当时的异端邪说也相当活跃,圣伯尔纳多则起身大力维护教会的信仰。不过有时候也矫枉过正,阻碍了神学思考的发展。

当然,圣伯尔纳多是一位非凡的神修大师,教会的神学家、教父学家和历史家甚至认为他是教会历史上最后一位教父。他相信神修来自对圣经的默想,他强调与天主结合要比自己苦修更重要,而宗教信仰就是要力行爱德。圣伯尔纳多的神修特点就是每个人要先认识自己,然后才能认识天主,最后才可以拥有天主。这是我们回归天主的途径。圣人所写的有关旧约圣经'雅歌'的讲道词可以说是他神修著作中的极品。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