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主教历史浅谈

天主教历史浅谈【上三十八】

38. 十三世纪罗马教宗权威的登峰造极

  欧洲中古世纪的历史之所以引人入胜,因为那是欧洲历史文明发展过程中最重要的转捩点。既然是转捩点,那就意味着是各种不同的思想、文化、艺术、政治、精神、宗教的潮流意识和各方英雄豪杰的聚合、彼此冲击、然后形成崭新的局面的关键时刻。在那种时刻出现的人物和事故必然最精彩、最动人、最传奇。所谓时势造英雄,英雄造时势,这就是关键时刻和杰出人物互动的必然关系。因此,这样的历史最耐人寻味,最有看头。

十一世纪下半叶欧洲两个最具影响力的人物是罗马教宗和日耳曼帝国的皇帝。他们之间势力的消长直接左右欧洲的安定。由于额我略七世教宗收回教会选举教宗和任命各地主教的职权,引起日耳曼皇帝亨利四世的反弹后,罗马教宗和日耳曼皇帝便彼此交恶。经过三十七年的折冲和反省,才由教宗卡利斯托二世和日耳曼皇帝亨利五世在莱茵河畔的沃尔姆斯城签署政教协定,解决纷争。

'沃尔姆斯协定'签署后,罗马教宗的权威扶摇直上,慢慢形成神权至上的观念,对整个教会的生活事务都采取主动介入的作风,也出面召集大公会议,解决教会内部和与教会有关的外界问题。例如公元一一二三年在罗马召开的拉特朗第一届大公会议解决了教宗和皇帝在任命主教上的权宜问题;一一三九年召开的拉特朗第二届大公会议则解决了教会内部以金钱贿买职位和生活腐化的问题;一一七九年的拉特朗第三届大公会议解决了日耳曼皇帝'红胡子'腓特烈(Federico Barbarossa)对教会的野心失败后所遗留下来的问题。

由于十一世纪下半叶和十二世纪是教会和欧洲政治纠缠不清的时期,也是教会因此致力改革、重振教宗领导教会职权的时期,所以那个时代的几位教宗都忙于整顿教会秩序,并和世俗政权抗衡。就因为这样,有人开始抱怨教会忽略了精神上的生活。当时法国的圣伯尔纳多(S. Bernardo)就向欧金尼奥三世(Eugenio III)教宗说:“我们到底什么时候祈祷、什么时候教导教友群众、什么时候建设教会呢?宗座大楼整天发出的是查士丁尼皇帝的法律,而不是上主的诫命”。

在那个一切都在演变和定位中的时代,罗马教宗和皇帝之间的修和与冲突是间歇性地发生的。比方日耳曼皇帝引据罗马法典的条文,自认为是罗马帝国政权的继承人,所以他们的权力和地位远在任何权力地位之上,就连教宗也得听他们。'红胡子'腓特烈皇帝虽然自称为神圣罗马帝国的皇帝,其实他也只不过是德国地区的君王而已。可是他一直纳闷的是:如果他不能统治意大利,不能入主罗马,还能算是神圣罗马帝国的皇帝吗?这当然是他的梦想,罗马教宗怎能接受这种野心。

公元一一五九年亚德里亚诺四世教宗去世,枢机们选出新教宗亚力山大三世。新教宗精通法典,又有魄力,日耳曼'红胡子'皇帝觉得新教宗难驯,有碍他南下统治意大利半岛的野心,于是怂恿一批听他指挥的枢机另选一位他中意的新教宗。这当然是胡闹,亚力山大三世教宗把腓特烈红胡子皇帝和他嘱意的伪教宗开除教籍,可是战争因此发生。红胡子大军南下意大利,进逼罗马,教宗不得不避难法国。临行之前,教宗让意大利北部各大城镇组织联军对抗红胡子。这场战争断断续续打了十七年,其间各有胜负,不少意大利城市如米兰和克雷莫纳(Cremona),都遭腓特烈摧毁。一一七六年在米兰附近莱尼亚诺(Legnamo)地方的一仗,腓特烈红胡子惨败。当时教宗亚力山大三世正在意大利东北部的威尼斯水都,红胡子皇帝前去求饶,在圣马尔谷大殿前跪在教宗脚下,请求宽恕。时为公元一一七七年,这离日耳曼前皇帝亨利四世到卡诺萨堡向教宗额我略七世求饶整整一百年。

一一九零年,腓特烈红胡子参加十字军第三次东征,在小亚细亚的奇里乞亚(Cilicia)渡萨勒夫河(Salef)的时候溺死。他的儿子继位,取名号亨利六世。这位年青的皇帝相当有为,却也雄心万丈,一心一意想当全欧洲的皇帝,连教宗也该听他的。岂知在位仅七年便去世,享年三十三岁而已。

继承亨利六世的是他的儿子腓特烈二世(Federico II, 1194-1250),当时只有三岁。因此,罗马教宗似乎可以高枕无忧一段时期。这时候罗马的教宗是年仅三十八岁的依诺增爵三世(Innocenzo III, 1160-1216)。这位教宗出身罗马显贵,在法国巴黎读神学,在意大利波洛尼亚(Bologna)读法律。他对自己的职位权威相当清楚,也非常天真坦率,他自己写说:“教会赐给我珍贵的礼物,就是精神上完整的权柄和现世无数的产业财富。别的宗徒被召选来分享这个权柄,但只有伯多禄受召来握有完整的权柄。我从他那里接受主教的司祭冠和君王的冠冕。他立我为万王之王,万主之主,并按照默基色德的品位,永为司祭的那位的代表。月亮从太阳那里接受了光,同样,君王的权力也从教宗的权威那里接受尊严的光彩。我们从仁慈的天父那里所接受的完整权力,首先必须用来为那些必须以仁慈相待的人谋福”。

在欧洲现世政权几乎中空的时期,罗马教宗依诺增爵三世俨然成了欧洲政教事务的仲裁。法国国王斐理伯二世离弃妻子,另谋新欢,教宗警告他不可以背弃作基督信徒的本份,国王挣扎了二十年,最后还是就范。 英国国王约翰'无地'者(John Lackland, 1167-1216),拒绝承认教宗所任命的主教,并将忠于教宗的主教放逐,教宗依诺增爵三世便把他开除教籍,并解除属下效忠他的义务,这位号称没有土地的约翰国王终于向教宗低头。

总之,依诺增爵三世把罗马教宗的权力提升到空前崇高的地步,他强调精神重于物质,现世政权固然有它独立自治的范围,但是如果伤害到精神灵魂的益处,教宗立刻介入。欧洲各王公诸侯如果发生争执,又没有一位更高的君王可以调停的时候,教宗也出面协调。

昔日幼小的日耳曼皇帝腓特烈二世,在一二一六年依诺增爵三世这位有为的教宗去世的时候,已经二十二岁了。这位皇帝少年的时候,他的母亲还把他托给教宗依诺增爵三世管教,也很听教。岂知当了皇帝后,他祖父腓特烈'红胡子'的野心又在这个孙子身上复发了,他不但要当现世的皇帝,也渴望当教会的主人。他宣誓要率领十字军东征,但总是借故推迟,于是被教宗额我略九世开除教籍。他又屡次进犯意大利,占取意大利土地,额我略九世再次把他开除教籍。这位腓特烈二世皇帝似乎非常蛮横顽皮,总是跟罗马教宗作对,让教会对他大感头痛。

公元一二四三年,新教宗依诺增爵四世当选,他知道腓特烈二世不可理喻,便于一二四五年在法国里昂召开大公会议,商讨如何处理这位凶悍难驯的皇帝。结果,他的罪名多端,皇位被罢黜,禁止百姓效忠他。虽然如此,他还是顽强抗拒,最后成了孤家寡人,于一二五零年去世。从此,日耳曼帝国对罗马教宗的威胁逐渐减低。公元一二六八年,腓特烈二世的孙子科拉迪诺(Corradino)入侵意大利,战败被俘,斩死。日耳曼的'荷亨斯陶芬'(Hohenstaufen)王朝于是结束。日耳曼帝国从此走下坡,对罗马教宗不再为难。可是教宗也因为过度忙于欧洲政治上的事务,他的精神道德威信也受到相当的影响。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