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主教历史浅谈

天主教历史浅谈【上三十】

30. 拉丁教父黄金时代

   天主教历史和教义中所称的教父是指初世纪时代、甚至中世纪以前、教会的作家们。这些作家们有的生活在希腊文化世界,有的生活在拉丁文化世界,于是有所谓的希腊教父和拉丁教父之别。希腊文化和拉丁文化大致以巴尔干半岛垂直线为分水岭,半岛以东那片广大地区为希腊文化领域,以西为拉丁文化领域。希腊文化以希腊哲学为灵魂,重视思辨逻辑,拉丁文化则重视实际人生,但后来也深深受到希腊文化的薰陶,成为既讲究实际又重思辨的西方文化。

初世纪时代基督信仰已经传遍希腊文化地区,基督信仰源出于旧约犹太宗教,基督耶稣承旧约犹太宗教之先,启新约基督信仰之后。这个出于希伯来文化的宗教以神和人的直接关系为信仰生活的依据,这样的信仰生活一旦进入崇尚理性推论的希腊文化世界,非要受到这个文化的批判和过滤不可。于是,在初世纪时代教会内部所发生的和对外所遇到的有关信仰教义的争执论战,绝大部分都出现在希腊文化世界。这样的论战有助于神学的反省与探讨,也无意间提供了培养教父的园地。

希腊教父为数比拉丁教父多,也比较有创意,有成就,拉丁教父的论述经常引据希腊教父的思想,唯一例外的是圣奥斯定。希腊教父中最出色的几位我们已经介绍过了,现在我们来介绍拉丁教父中的几位代表,他们也都和希腊教父同一个时期,介于第四第五世纪之间,是所谓的教父的黄金时代。

拉丁教父最享盛名的几位中,最早的一位是鼎鼎大名的米兰主教盎博罗削(Ambrogio,340-397)。盎博罗削原是罗马帝国意大利半岛艾米利亚(Emilia)和利古利亚(Liguria)这个区域的总督,公元三六九年他三十岁那一年,米兰教区在选举新主教,但始终难产,盎博罗削以地方行政首长身份在场维持秩序,务使选举能够顺利,不发生意外。在一次众说纷纭、争执不下的选举过程中,在场有一个小孩子突然高呼"盎博罗削主教",当时在场的人士大感意外,盎博罗削本人更觉得莫名其妙,因为他是政府高官,虽然已在听要理,准备奉教,但那时候他连基督信徒都不是,怎能担任主教?可是在场的人士竟然都摒弃自己的成见,完全响应那个小孩子的呼声。盎博罗削竟也难却盛情,勉为其难地接受群众的拥护。过了几天,盎博罗削领了圣洗,旋又祝圣为主教。

担任米兰的主教后,盎博罗削便把自己的财产完全分施给穷人,并要求每个教友履行社会正义,他说“土地属于众人,而非仅属于富有的人”。公元三九零年希腊半岛德撒洛尼城发生暴动,罗马皇帝狄奥多西下令镇暴,屠杀了七千人,盎博罗削深深不以为然,竟然要求皇帝先忏悔作补赎,然后才准许他领圣体。这位半路出身的主教的确是个好牧人,他善尽主教的一切职务,我们后人可以从他所遗留下来的丰富著作中发现这一切。他的著作包括'讲道集'(sermoni)、领洗要理讲解(catechesi battesimali)、论守贞(trattato sulla verginita)等等,他还为教会的礼仪谱写了一些圣歌,开了西方教会在礼仪中咏唱圣歌的先河。

盎博罗削在他的'论圣事'的作品中教人如何祈祷说:“你们倾听该如何祈祷:宗徒说‘我要众人在任何地方都心灵洁白地祈祷,毫无怨恨和怒气’。可是主耶稣在福音中却说:‘当你祈祷的时候,你要进入你的房间,把门关起来,向你的父祈祷’。你不觉得这其间有矛盾吗?宗徒叫人到处祈祷,上主却要人在自己的房间祈祷。其实一点也没有矛盾,你尽可以在任何地方、也在你的房间祈祷,因为你的房间到处都有。即使你生活在外教人中,在犹太教信徒中,你仍然到处有你隐秘的房间。你的房间就是你的心灵,你即使参杂在人群中,你仍然有内在隐秘关闭的房间”。

盎博罗削主教继续说:“上主要人进入自己的房间祈祷,祂要说的是:你不要像犹太人一样,只用嘴唇光荣我,他们的心灵却远离我。所以,你不要只在口头上祈祷,而要进入你的内心深处,专心一意地祈祷。至于什么叫作把门关起来呢?你知道在祈祷的时候,有一扇应该关起来,你不要高声喊叫,不要分心,不要跑到群众里面,而要不声不向在你心中祈祷,这样你可以确定上主一定听到你的祷声,因为祂洞悉一切。你要暗中向你的天父祈祷,因为祂看得到隐藏在你祈祷中的一切”。

最后,盎博罗削主教说:“为什么我们要在隐秘中、而不要大声大喊地祈祷呢?试看我们周遭,如果你向一个耳朵敏锐的人讲话,你不会喊叫,而是以温和轻柔的声调向他倾诉。要是你向一个聋子说话,就是拉高嗓门又有什么用?那些高声叫喊的人以为只要嘶吼,天主便听得见,殊不知这样作正减少他祈祷的效用。反过来说,在静默中祈祷的人证明他有信德,因为他知道天主洞察人心,在他还没有开口之前,天主已经聆听了他的祈祷”。

拉丁教父中,与圣盎博罗削同时代,而且同享盛名的,就是热罗尼莫(Girolamo, 347-397)。热罗尼莫是个很传奇的人,他生于今天巴尔干半岛克罗的亚共和国的达尔马提亚地区(Dalmazia),年轻时度着流浪的生活,后来到罗马求学,过着放荡的学生生涯。结束罗马时期的学生生涯,便到东方去,在那里曾经一度进入隐修院尝试隐修生活,而且勉强地当了神父。

公元三八二年热罗尼莫又回到罗马,在达马索(Damaso)教宗手下效劳,并为罗马许多热心的贵妇服务。三年后,他又前往东方,退隐犹太境内的白冷,在那里,他和几位女性挚友共同建立了许多男女隐修院。热罗尼莫虽然是个多才多艺的人,但是脾气暴躁,说话尖酸刻薄,甚至经常诬告别人,因此树立了很多敌人。他花了大半生研究圣经,达马索教宗因此委托他修订拉丁文版的圣经,可是他宁愿自己下手,重新把旧约圣经从原来的希伯来文和阿辣美语翻译成拉丁文。这部由他着手翻译和修订的圣经就叫作'通俗拉丁文本圣经'(Vulgata),也是教会所承认的官方正式的圣经。

除了翻译圣经外,热罗尼莫也写了一些评论介绍圣经的文字,一些很具争论性的文章,以及一些很有意思的书信。例如他写了一封信给他的女性挚友保拉(Paola)的女儿莱塔(Leta),教导她如何借着阅读圣经来教育女儿,也就是保拉的孙女,名字也叫保拉。热罗尼莫这样写说:“与其给以宝石美玉和丝绸的衣裳,不如叫她爱好天主的书。可是不能只喜爱书中那些镀金的袖珍画或用巴比伦细软的皮所制成的书页,而要努力设法咀嚼和品尝已经严格修订和注解的文字”。
热罗尼莫强调:“首先要学习'圣咏',抛开那些无聊的诗词小调。在撒罗满的'箴言'中精挑细选作人作事的道理。多读'训导篇',以便习惯于看轻世俗的事物。从'约伯书'中设法全力效法刚毅和坚忍的榜样。之后,便要捧读福音,而且从此不能释手。然后,全心研读'宗徒大事录'和'宗徒书信'。在心中填满了这些宝藏之后,才开始背诵'先知书'、 '列王纪'、'编年纪'、'厄斯德拉'以及'埃斯德尔传',最后才可以读'雅歌'而无害,因为如果一开始便阅读'雅歌',不但无从领会用情欲方式表达灵性婚礼之美的诗词文字,甚至会因此受害。千万留意所有的假圣经,需要非常的谨慎才足以从污泥中分辨出金子来”。

盎博罗削和热罗尼莫两位教父可以说是第四世纪下半叶的人,比他们稍微晚几年、却活到第五世纪三十年代的另一位拉丁教会大教父、大圣师是奥斯定(Aurelio Agostino d`Ippona, 354-430)。这位一生也非常传奇的人物对西方拉丁教会的思想影响之大,恐怕没有出其右者。

奥斯定生于北非昔日的努米底亚(Numidia)地区的塔加斯泰(Tagaste),也就是今日阿尔及利亚的苏格艾赫拉斯(Souk Ahras)。年轻时在家乡求学,后来在迦太基城教书。书没有教多久便渡海来到帝国首都罗马和米兰等地游学,一心一意想从哲学和摩尼教的善恶二元论中找到真理。在意大利,奥斯定认识一位妇女,和他生了一个儿子,名叫阿代奥达托(Adeodato),他觉得和这位妇女的关系似乎是他人生旅途上的一个障碍。最后,在米兰主教盎博罗削的开导下,奥斯定终于看到了光明,并在公元三八七年三十三岁那一年从盎博罗削主教手中领洗入教。

奥斯定领洗入教后便回北非老家,想去度隐修的生活,不料伊波纳(Ippona)教区的教友却希望他当他们的神职人员,他无法拒绝,只好接受祝圣,并担任主教的助理。伊波纳的主教去世后,奥斯定便在公元三九五年继任为当地的主教。在三十五年的主教牧职中,奥斯定讲道不遗余力,而且周游北非各地,探望他的神职弟兄,并参加几次区域性的教务会议,对抗当时蔓延北非、自成一派的'多纳托'裂教(donatismo),声讨一位原籍爱尔兰、名叫贝拉基(Pelagio)的隐修士所倡导的得救论(pelagianesimo)。贝拉基主张人不受原罪的影响,只靠自己个人的努力,不必借助天主的圣宠,便可以得救。奥斯定以他个人皈依的亲身体验,强调没有天主的圣宠的帮助,人无法得救。

公元四一零年八月欧洲北部蛮族西哥特人攻陷罗马,焚烧抢劫三天而去,消息传到北非,人人震惊,奥斯定尤其焦虑,于是立志写'天主之城'(Citta di Dio)这部旷世名著,阐述天主对人类的计划。奥斯定强调:在天主的计划中,人类历史上始终出现两座对立的城市,一座是天主之城,一座是地上之城。尽管帝国要衰亡,文化要消失,但天主的教会永不消灭。

'天主之城'这部巨作,奥斯定写了十五年才完成。搁笔的时候,东西罗马帝国已经频频遭北蛮和匈奴的侵扰,摇摇欲坠。公元四二八年,罗马派驻北非将领博尼法乔(Bonifacio)图谋独立,举兵反,罗马派兵讨伐,博尼法乔引狼入室,向蛮族汪达尔人乞援,并提供运输船只。汪达尔王正中下怀,率部众八万入北非,登陆后大肆焚掠残杀,北非一片哀鸿。奥斯定看到这一切,悲从中来。公元四三零年汪达尔人入侵努米底亚地区,兵临伊波纳城下,围困罗马叛将博尼法乔于城内,七十六岁的奥斯定主教面对城中无数难民,除了安慰鼓舞他们之外,也不知所措。围城四个月后,奥斯定得了疟疾不治,八月二十八日谢世。次年,公元四三一年,伊波纳城陷,博尼法乔逃回罗马。

在所有的教父中,奥斯定算是最多产的作家,从他的讲道和要理讲解中,我们不难发现他除了是一位尽忠职守的主教外,更是一位杰出的教育家。他的著作也涉及圣经讲解、哲学和神学探讨。但在他所有的作品中,最脍炙人口和最享盛名的,莫过于'忏悔录'(Confessioni)。这是一本自传性质的书,内容叙述他皈依天主的心路历程,是一部感恩的祈祷颂词。'论天主圣三'(Sulla Trinita)也是不朽之作。总之,在奥斯定以后的所有神学家,直到马丁路德、加尔文和扬森,没有一个不以奥斯定的思想为奎臬。

奥斯定教导迦太基一位名叫德奥格拉吉雅斯(Deogratias)的执事,如何向那些无意立刻善度圣洗生活的人讲解基本要理,他说:“你要记住,如果我们为我们的所作所为感到喜乐,人家就更容易听从我们。我们讲话的语气如果坚定,别人就可以感受到我们内在的喜乐。...阐述信仰的真理,问题不在从哪里开始,在哪里结束,而在于如何在喜乐中教导:越能怀着喜乐教导,越能受到听信。...我必须告诉你如何获得喜乐,...我承认,要是听众没有任何反应,你实在很难把话讲到底。所以必须求助于种种演讲的方法,以便激发听众的兴趣,也必须把听众从他们的保守约束中解放出来。...我们讲话要和蔼可亲,以减少尊重的心情所带来的隔阂,我们要记住我们彼此是兄弟;我们要提出问题问听众,以便知道他们是否听懂了我们所说的;我们更要鼓励听众自由地提出不同的意见。...我们需要借用合适、不离题的俏皮妙语来吸引听众的注意力,再不然就要叙述一些令人惊奇、能打动人心的话题来掌握他们的兴致...”(节录自Consigli per una catechesi elementare)。

拉丁礼教会的教父们除了上面提到的鼎鼎大名的三位之外,还有十数位也相当重要,例如第五世纪加采东大公会议时代的大良一世(Leone I, il Magno)教宗,以及第六第七世纪之交的大额我略一世(Gregorio I, il Magno)教宗,他们两位都有非凡的成就,所以都被冠以'大'(Magno)这个尊称。但是这些教父们的作品经常没有受到重视,因此少有人提到他们。

传统认为的教父时代是随着第七世纪基督信仰文学作品的衰微而告结束。虽然有人以为藕断丝连,教父时代应该延续到十二世纪的法国圣师伯尔纳多时期才算完结,但是这样的看法似乎有点牵强,因为第七世纪的欧洲早已进入了'上'中古世纪时期,这个时期中的教会已经发生巨大的变化,而且教会内的作家大多只限于发挥先前教父、特别是圣奥斯定的思想而已。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