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主教历史浅谈

天主教历史浅谈【上四】

4. 罗马帝国为福音铺路

  第一世纪下半叶,罗马帝国出了一位年青又好大喜功的皇帝内罗内(Lucio Domizio Nerone,37-68)。他于公元五十四年十七岁时便登上了帝国的宝座。这位皇帝嗜好艺术,能歌善舞,又喜爱诗文,尤其爱出风头,渴望民众的喝采,醉心于群众的鼓掌。他为了建造一座新的更华丽的罗马都城,以展示自己的功德才华,于公元六十四年遣人纵火,焚烧罗马旧城。他这项诡计被民众视破,老百姓控告他的罪行,他于是嫁祸给城里的基督信徒。
那个时代,基督的福音早已传到罗马,而且已经有了不少信徒,但是帝国所信奉的是万神教,皇帝就是神明之一,因此基督宗教并不被看好。虽然如此,教会倒还能默默平安的过日子。可是一经内罗内皇帝煽动嫁祸,基督信徒便开始遭殃了。一场迫害教友的大规模教难于是展开,而且延续了两百五十年,直到公元三百一十三年西罗马帝国皇帝君士坦丁与东罗马帝国皇帝利其尼奥(Licinio, 250-325)在意大利北部米兰城相会,联合发表著名的'米兰诏书'(l`editto di Milano)后,教难才在全帝国平息。
公元一百六十一年,马尔科.奥雷利奥(Marco Aurelio,121-180)继任义父安东尼诺.皮奥(Antonino Pio,86-161)为帝国皇帝,这位新皇帝有哲学家美名,爱好智慧。当时帝国小亚细亚地区萨尔迪(Sardi)的主教梅利通(Melitone)写了一封信,向马尔可.奥雷利奥皇帝进言说:基督信仰的教义是一种生活的智慧,是一种生命哲学,这个信仰教义的出现与帝国的诞生是天作之合。试想,耶稣乃在凯撒.奥古斯都(Caio Giulio Cesare Ottaviano Augusto,63BC-14AD)称帝时诞生,并在蒂贝利奥(Claudio Nerone Tiberio,42BC-37AD)在位时开始宣讲福音,这不是教会和帝国相辅相成、相得益彰的征兆和预象吗?
梅利通主教一千八百多年前向罗马皇帝的进言,在十七世纪法国科学哲学家帕斯卡尔(Pascal Blaise)和十九、二十世纪著名诗人作家佩吉(Charles Peguy)的思想中得到回应。这两位学者证明历代曾有许多人认为罗马帝国是天主所安排的、为传播福音所预设的架构。今天的人在读历史的时候,对两千年前的那段历史因缘已不再有敏锐的觉察反应。
其实,基督信仰所宣讲的福音并非遗世独立的教义,它原是从旧约圣经中的闪米特人文化汲取天主启示的信仰精华,然后在罗马帝国中生根植基,并把这个帝国当作传播福音的第一块大田园。当保禄宗徒在小亚细亚爱琴海沿岸的特洛阿城(Troad)晚间遇到一个异像,有个马其顿人请他到马其顿帮助那里的人时,罗马帝国便成了保禄宗徒大显身手的战场。不多时以后,耶稣的其他宗徒们也到了波斯帝国和印度传教,只不过波斯帝国设了许多政治和军事障碍,致使传播福音的工作无法顺利推展而已。
东方的传教工作虽然遇到很多阻碍,但在西方却得到先天的方便,因为罗马帝国统治了地中海沿岸,在这片广大的地区中人和货物都能畅行无阻,所以传播福音的脚步也能弗远不至。那时传教的人不但可以利用帝国所提供的地理交通方便和必要的物质,更可以采用帝国的语言和思想表达方式。那些方式流传之广、影响之深,直到我们今天这个时代。十五世纪西方航海探险家发现新大陆,并远征非洲和南亚及远东后,随之前往这些地区传教的人才发觉沿用罗马帝国时代的传教方式并不能放诸四海皆准。不过这已是一千四百年以后的事了。
方才提到罗马帝国是天主为传播福音所预设的架构,现在我们可以简要地谈一下这个架构是怎么形成的:
话说罗马城是公元前七百五十三年所建的意大利半岛上的一个城市,公元前一世纪这座城市征服了地中海沿岸各地;庞贝(Pompeo)将军于公元前五十三年占领了地中海东岸的耶路撒冷城,朱利奥.凯撒(Giulio Cesare)大将于公元前五十年征服了今日称为法国的高卢,公元前三十年奥塔维亚诺(Ottaviano)将军则并吞埃及。当时的罗马只不过是个城市规模的小共和国而已,它的体制结构实在无法统治这么大的一块领土。公元前二十七年,奥塔维亚诺将军称帝,建立帝国。这时候,帝国内部都已经平定,没有内忧外患,号称为'罗马太平盛世'时代。一般在提及耶稣诞生的时候,都喜欢说祂生在天下太平的时代,理由就在于此。
当时地中海区域只有一个政府,一个行政系统,帝国之下分为好几个行省,行省的首长称为总督,由罗马皇帝或元老院指派任命。在帝国边疆地区或仍有某些地方的王侯存在,但他们的权力非常有限,如果有造反独立的倾向,很快便会被帝国派来的官员替代。驻守各省各地的帝国军队看守执行罗马发布下来的命令,维持帝国全境的秩序。罗马的法律也在帝国各地推行,以保证法理制度的一致,至少理想上是如此。
罗马帝国在全国所实行、所推动、所建立的一切,似乎都很条理井然,样样遵循法律规章,唯一令人感到意外的竟是皇帝的继承没有一定的规则,曾有几位皇帝甚至有先天的缺陷,精神不太正常,公元三十七年登极的卡利戈拉(Caligola,12-41)皇帝和五十四年即位的内罗内(Nerone,37-68)皇帝便是其中最著名的两位。一般而论,第一世纪七十年代和八十年代初年的韦斯帕夏诺(Vespasiano,9-79)和他的儿子蒂托(Tito,38-81)两位皇帝是最贤明的君主。整个帝国在第二世纪期间,也就是从特拉亚诺(Ulpino Traiano,53-117)皇帝到马尔科.奥雷利奥(Marco Aurelio,121-180)皇帝这段时期,国势达到巅峰状态。
罗马帝国虽然国富力强,但我们也不能就因此以为这是一个极度中央极权的国家,因为地中海这个区域自古以来都以城市为社会和经济生活的基本单位。当然,罗马帝国以前盛行在希腊、小亚细亚和西西里岛的城邦政治体制已不复存在,那些城邦在亚历山大帝国成立后便已失去了独立的状态,罗马帝国诞生后,独立的城邦更是绝无仅有。虽然如此,在内部事务上,各城市仍然保有相当的自主权。那时的城市不仅指人口密集的城内部分,也包含周围的乡村。当时的教会也都以城市为活动范围,可以说是一种城市的宗教。保禄宗徒在写信给各地的教会时,常提到"致书给格林多的天主教会"(格前.一,2),或说"保禄、息耳瓦诺及弟茂德致书得撒洛尼人的教会"(得前.一,1),便是显明的例子。
罗马之成为帝国,因为它统治着许多民族、文化、语言和风俗习惯。不过帝国之内只有两种语言既盛行又重要,那就是希腊文和拉丁文:
希腊文原来只是希腊半岛几个城邦说的语言,公元前第四世纪中叶亚历山大统一半岛后,希腊语便成了地中海东部的共同语言。这个语言的正确名称叫作'科依内'(Koine),也就是'共同'(comune)的意思。那时,希腊文不仅是文化、哲学上的语文,也是国际商业通用的语言,在罗马和西方世界各大城市都受到公认,也因此,希腊文成了教会使用的第一种语文。早期教会使用的圣经便是所谓的希腊文'七十贤士译本'。此外,初期许多有关教会信仰的著作也都用希腊文写的。
至于拉丁文,它先是罗马的语言,后来成了西方世界的语文。最初,拉丁文并没有像希腊文那么盛行,它仅是帝国官方行政上和法律上使用的语文,是所谓的官方语言。在教会中,最早使用拉丁文的是北非的教会,后来罗马本地的教会也加以采用,最后,到了第三世纪才在整个西方世界使用。
由于基督信徒使用这两种语言,于是教会的思考方式也进入这两种语文的逻辑方法中。最早发展在希腊世界中的哲学因此被用来思考和确立早期的神学观念。而拉丁文既然是罗马法律的文字,所以也成了日后西方法典因循的依据。
简要叙述了这一切,我们可以有个概念,那就是公元前二、三十年罗马帝国成立之后,地中海沿岸一带的法令规章制度慢慢趋于一致,海路陆路交通畅达,虽不敢说人尽其才,但货确实是畅其流。随着商贾在路地海上的熙熙攘攘,传播福音的人也得以自由自在地往来于各地之间,有些商旅甚至也兼福传的工作,他们一到口岸帝国大道的重要驿站,便传达教会的讯息和训导,或宣讲福音,让基督的喜讯很快地传遍整个帝国。
十七世纪的帕斯卡尔在他著名的'沉思录'(I pensieri,701)中说:“用信德的眼光看,实在美妙极了:波斯王大流士和居鲁士、马其顿帝国皇帝亚历山大、罗马人、庞贝、黑落德,他们都不知不觉地为福音的光荣开了路”。十九、二十世纪的佩吉在他的'厄娃'(Eve)一书中也说:“从凯撒勒雅到门菲(Menfi)河边,凯撒为基督铺了路,众人都向祂屈膝跪拜...祂继承了斯多葛派的思想,继承了罗马的遗产,继承了英雄桂冠,继承了人类的劳苦。祂承袭了一个已经造好的世界,但要重新改造它,使它变得更年青”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