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夏史上的福音踪迹

七、蒙元军西进与教宗使节的东来

中国宋朝末期,北方蒙古的势力逐渐兴盛;一二零六年铁木真酋长平定其他部落后,自称为成吉思汗,史称元太祖。他心怀扩展领土的野心,亲自指挥大军,分四路西征,疆土扩展至里海北岸。

成吉思汗逝世之后,其第三子窝阔台继承大汗位,史称太守,他于灭金后,继续西进,侵入俄罗斯,占领莫斯科,接着又路经波兰,大破德意志诸侯联军及匈牙利骑兵。蒙古军乘节节胜利之余威,渡过多瑙河,入奥地利,抵达意大利威尼斯境,后又攻入塞尔维亚和保加利亚两国。因此,全欧洲大为震惊。幸亏元太宗驾崩,蒙古军统帅拔都立即班师东归。可是,当时教宗和欧洲的君王并不知道这一个事实,所以仍然进行寻求处变之道。

当时,欧洲和小亚细亚正处于变乱时期。在通知教会内,教宗迁都不定,以致酿成假教宗争位。同时教宗和日耳曼的神圣罗马皇帝互争主权。欧洲各国的君王,不能合力抵御外侮,而且屡次组织十字架,失败无功,因此各国君主不再听信组织联盟义勇军的号召。在这样的背景下,教宗依诺森第四在法国的里昂召集大公会议,决定派使者前往蒙古,希望能以天主教义说服蒙古大汗停止侵略战争。

教宗派遣的使者,名叫柏郎嘉宾。柏氏是一位方济会神父,年纪已经六十三岁,但身体仍很强壮。因为他曾任德意志方济会区会长,兼管波兰、匈牙利、波西米亚等国的方济会,非常明了东欧的情形,所以被遣东来。

柏郎嘉宾在一二四五年四月十六日由里昂动身,身上带着一封教宗写给蒙古大汗的信,随行有两位会士同伴:波西米亚人斯德望及波兰人本笃。斯德望途中不堪跋涉的辛劳,卧病不起,柏氏遂命他留下,只带本笃前行。次年四月,柏氏及本笃到达蒙古大将拔都驻扎地,拔都接见他们之后,就遣发他们往位于蒙古本土境内的首都和林,拜见尚未登基的贵由大汗,即元定宗。他们抵达和林后,由于贵由大汗尚未登基大权暂握在母后乃马真氏手中,柏氏就将教宗书信呈于皇后。皇后命令他们等候大汗登位,所以柏氏与本笃就留住了四个月,因此得见大汗登位大典。

大汗登位大典之后,柏郎嘉宾与本笃正式觐见贵由大汗,呈递教宗的书信。教宗在书信中表示基督徒愿和蒙古人做朋友,并且和平相处,所以在书信中表示希望蒙古军停止屠杀,接受耶稣基督的信仰。但是蒙古大汗要征服欧洲的野心,不因教宗的一封信就马上改变。贵由大汗用很傲慢的语气给教宗覆信,信中说,教宗和欧洲君主如果希望和平,应亲自前来谈和,至于劝他领洗入教,他认为无聊。

一二四六年十一月,柏郎嘉宾与本笃动身返回欧洲。隔年十一月,柏郎嘉宾与本笃动身返回欧洲。隔年十一月抵达里昂,将蒙古大汗的覆信呈递教宗。虽然柏氏的使命似乎失败,但是他不仅已本着难以置信的勇气和耐心完成一项伟大事绩。他更把路程指点给以后的传教士,而且就他此行的见闻写成一部“蒙古史”。

柏氏返欧后第五年,也就是一二五三年,方济会又派遣罗伯鲁及巴露茂两位会士前往西亚地区传教,法王路易第九获知这消息,就托他们带信往见蒙古大汗。两位传教士途中拜见了拔都大将之子及拔都本人。抵达和林后,谒见蒙哥大汗(即元宪宗),大汗打发他们带信回国,信中仍充满恫吓的口气。罗伯鲁回法国后写了一本“游记”。

这段时期教宗派往蒙古朝廷的使者都没有在中国居留下来传教。元世祖忽必烈即位时,义大利人尼古拉波罗和马飞波罗兄弟兄弟抵达北京,获得世祖款待。一二六九年他们带着世祖致教宗书信返回欧洲,世祖在信中要求教宗派遣一百名有学识的人士往传教,可惜这个要求,没有实现。后来马可波罗的东来,没有负任何宗教的使命。直到一二八九年才有第一位被教宗派遣往中国专职传教司铎,他就是孟高维诺神父。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