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玛窦神父与中国

三、利玛窦神父及其师友罗明坚神父

耶稣会总会长原曾答应印度方面的要求,派遣传教士到东亚传教。在罗马的罗明坚神父和正在念神学的利玛窦修士,接到命令后,都很高兴的动身前往葡萄牙首都里斯本,在那里等候开住东方的船只。

十六世纪的旅行,可不像我们今天那么方便。当时到印度的船必须绕过非洲最南端的好望角,再折回北上,何况当时都用帆船,船舱又小又低,可以想像没有风的时候是多么酷热郁闷,何况常常还有传染病或瘟疫。利玛窦和罗明坚及十四位会友,在船上困了半年之后,终于抵达印度卧亚。虽然没生传染病,利玛窦也已疲惫不堪,不得不休息几个月。

卧亚是当时东亚传教的中心,利玛窦在那里继续念神学,也会教过拉丁文和希腊文。一五八O年,利玛窦在印度南部晋铎,开始他的传教工作。

有一天,利玛窦神父突然接到命令,派他去澳门,这真是个令他惊喜的消息。

原来,这是罗明坚神父的请求。罗神父和利玛窦一起搭船到卧亚后不久,就被调到澳门,按照长上的指示,专心学习中国语文,了解风土人情,准备中国传教事宜。但是,当时澳门修院的神父,都认为到中国传教的希望十分渺茫,常常干扰罗明坚神父;加上罗神父那年已经三十六岁,记忆力也不像年轻时那么好、中国语文进步很慢,一个人也觉孤单,才请求上级派利玛窦来澳门作助手。

就这样,罗明坚神父把利玛窦神父带进了中国传教的领域;同时在最初的几年,在学习中国语文上他成了利玛窦的老师,在传教工作上,两人是共患难同甘苦的朋友。

利玛窦到澳门后,把所有的时间都花在学习中国语文上。开始的时候,他把日常看到的东西画出来,老师按着图画写出中文来,再教他怎样读。字汇增加以后,再学读简单的句子。这是非常苦的学习过程,尤其是四声的分别,因为发声不同,意思完全不同。但是两位神父为了彻底进入中国文化的领域,都以无比的信心和毅力,像小学生一样的一字一句地学习;他们本来都是西方学术大师呢!

罗明坚神父在修院旁边,会建立了一座小的学校,称为“圣玛尔定经院”,专门为中国青年传授要理。他不在的时候,学校就交给利玛窦管理,使村玛窦能够一面学习中文,一面学习讲要理。

当时,中国门户仍然关闭。但罗明坚神父一有机会能进入广州,便立即前去。一五八三年,他更到了总督驻节的地方----肇庆,而且在一座叫“天宁寺”的庙里住了好几个月。后来,因为发给他“路照”的总督被调走,罗明坚神父觉得失去了保障,就回到澳门。临走前,他把祭坛和祭服寄放在一位陈姓的年轻人家里。

过不久,肇庆知府听说两位神父的事,突然派人来澳门请神父回肇庆,并且表示他们可以在那里盖房子永久居住。罗明坚神父认为机会难得,便立即筹募旅费,和利玛窦神父动身往肇庆。

见了知府,行礼如仪后。知府便问他们的来历。罗明坚神父便自称为僧人,事奉天帝,因为仰慕中国,不远千里而来,希望能在这里找到一块清净地方,建筑圣堂,终生事奉天帝。知府看他们很有诚意,又是有德性的人,就吩咐人带他们参观全城,寻找一处合适的地方,以便久居。

罗明坚神父和利玛窦神父,很顺利地在靠近西江的河边找到了一处空旷地方,解决了建堂的问题。他们也遇到了前次帮罗明坚神父保管祭坛和祭服的陈姓少年。一进他的家门,就看见祭坛供在小厅中,上面陈列着七个香炉,香烟正袅袅上升;祭坛中央悬挂着中堂,写着“天主”两个字。罗明坚神父和利玛窦神父非常高兴。就暂时住在陈家,每天在小厅祭坛上举行弥撒,由衷感谢天主所赐予的一切。

就这样,罗明坚及利玛窦两位神父在中国住下了。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