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玛窦神父与中国

二、耶稣会修士──利玛窦

利玛窦,一五五二年生于欧洲义大利中部的玛柴拉达城。这座城建筑在一个小山上,一百多年前算是一个有名的城市。城内驻有教皇国的行政长官,并有高等法院和钱币铸造厂。

早在一二九O年,就成立了一所专科学校,并在一五四O年成为正式的大学。经过几百年后的今天,义大利到处都是新兴的工商业城市,玛柴拉达城就成为一座旧式的省会,但人民仍保存着古代简朴诚实的遗风。

利玛窦的父亲名叫若翰,是位医生,曾经做过教皇国的市长和省长,他一共有十二个孩子,利玛窦是长子。利玛窦年少时,身体强健,金发碧眼,性情活泼,很得父母及亲友的喜爱。

在幼年,他就跟着城里的一位神父读书,由于生性聪明,记忆力甚强,读过的书,很快就能背诵下来,所以老师非常疼爱他。在他开始念书不久,这位神父老师入了耶稣会,玛窦只好在家里自己读。当他九岁时,耶稣会在玛柴拉达城创办了一所学校,玛窦进入。他非常努力,进步很快。十六岁即读完了中学。

这时他的父亲,已做了省长。他对长子,抱着很大的期望,希望这个儿子,将来能继承他的官职,光耀门楣。由于在京城,可以认识许多权贵,将来在工作上可得人保荐,所以他父亲把他送到罗马某大学读法律。

他刚到罗马时,人地生疏,所幸离家前,玛柴拉达的老师们给他写了一些介绍信,吩绍他认识在罗马的耶稣会士,使他在休闲的时候,能多一个去处。利玛窦在课余之暇,常去拜访那些耶稣会士,并且也参加耶稣会士所创立的圣母会。

在和耶稣会士的来往中,利玛窦的内心慢慢起了变化,他觉得人生如果只为追求世俗的名利,实在太庸俗了。罗马法的条文和耶稣会会祖圣依纳爵的神操书相比较,前者使人向地,后者却使人升天。他似乎也听到天上有一个声音,招呼他的心灵向上高飞。

一五七一年八月十五日,圣母升天节,利玛窦去拜见耶稣会的总会长。那时恰好总会长不在,代理神父纳达尔出来接见。利玛窦向他说明自己的愿望,请求准许入会,由于他的意向纯正,纳达尔神父就收录了他。

当他的父亲听说儿子入了耶稣会,非常生气,立刻就前往罗马,准备找到他,好好训斥一番,命令他退出耶稣会,继续大学未完的课程。不料车子走到中途,若翰突然中暑,不得已只好打道回府。利玛窦的母亲就趁这个机会劝告丈夫这可能是天主的圣意,不要违背,让儿子专心修道。

一五七二年五月利玛窦被派到佛罗伦斯小住,九月回到罗马,在耶稣会的罗马学院开始读神哲学。利玛宾一面读书,一面遥想未来的工作:是在义大利教书呢?还是到南美洲去传教呢?或是到遥远的印度或日本?他既然已发了服从的誓愿,就不能自己决定工作的方向,一切都由长上按修会的需要来安排。

但是中国,他一定没有想到过,因为那时明朝采取闭关自守的政策,耶稣会圣人方济各沙勿略就是面向中国忧郁而去世的。后来的耶稣会士,也没有一个人能突破这个障碍。天主的圣意却是要这个青年人做他从来没有想到要做的事。

当利玛窦在罗马学院读神学时,葡萄牙在印度传教的代理人到罗马,向耶稣会总会长要求派遣更多的传教士到印度。耶稣会总会长答应派遣会士,继续沙勿略的工作。一五七七年五月,总会长派遣四位传教土从罗马到里斯本,其中包括利玛窦修士和罗明坚神父。

罗明坚神父是义大利中南部人,比利玛窦大九岁,是拿波里大学的法学博士。后来他带领利玛窦进入中国。

利玛窦离开意大利时才二十五岁,还没有祝圣为神父。他也没有来得及回家向亲人辞行就上路了。这次到东方传教将是一去不复返,将来自己身处何方,也不可预知。但他欣然动身,而且诚心感谢天主。能到东方传播福音,实在是天主所赏赐的最大恩典。

利玛窦的生活,就如耶稣给民众最后的演讲一样:“一粒麦子如果不落在地里死了,仍只是一粒;如果死了;才结出许多子粒来。”他的生命培育出近代中国教会的苗芽,也给教会的传扬福音,指出一个新的方针。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