附录


信仰、生活、创作——丰盈他的心

~访问本刊前总编辑帅崇义弟兄

教友生活周刊记者李秋迪专访

前言

本刊前任总编辑帅崇义弟兄在任内为本刊把关,到处邀稿,筛选好文章,使本刊日进充实,间接帮助读者信仰更生活化、深度化,教会内和谐共融。帅弟兄个性耿直,就事论事的态度受到肯定与支持,其一心且一生为教会服务,个人生涯中努力的学习态度和精神,尤其值得大家师法。

生命就是奇迹

“我不否认奇迹,因为我相信奇迹,但我更要说:生命本身就是奇迹。”当许多人到处传言、讲述奇迹经验时,帅兄弟却不轻言奇迹之泛泛云云,相反地,他却深信不疑:其实生命本身就是一种奇迹,更何况在他生命中生活中就不少奇迹出现。

熬过病苦,走过死亡边缘的他,尤其体会到生命奇迹的可贵。回想四十年前的往事,帅弟兄说,当时他还在海军服役,有一次病重断气,急救无效,被送至太平间(一间破屋,供停尸用),等候单位收尸埋葬。夜半,两位军中同学下更前往探望,发现他尚存一丝气息,急忙通知医护人员,抬回病房救治。

经过这生死一线间的游移,原来年轻心浮气躁的他有了改变。后来一位军医院护理官,也是善心、虔敬的教友牛居慈先生,向他讲述宗教信仰对人生的重要,并把耶稣介绍给他,再借圣书给他看,最后又以代洗,先行为他施洗。

领洗不仅使他得到新生,更带给他生存勇气、新希望和充满光明的道路,成为他人世生活中的一大转捩点。

开始福传工作

自海军退役,帅弟兄即在高雄市建国四路圣母堂协助传教,当时圣母堂本堂是早年在江西省传教,被中共驱逐,经过千山万水来台湾的美籍司密斯神父。幸运的是,司神父完全信任帅弟兄,让他为主日道理班的孩子讲道理、协助堂务,得空即踩着一辆脚踏车,大街小巷走访主内兄姐,或前往医院探病,遇有婚丧喜庆,毫不迟疑推诿地协助到底,深得堂口信友爱戴,提起“小帅”,无人不竖起大姆指称“好!”或以认识他而自喜自得。

之后,善导周刊创刊,他跻身编辑职,开始文字福传。他收集整理教会内圣人圣女的资料,择篇登在报上;他开创妇女专栏,又创新将当时光启视听服务社制作的小小广播剧剧本转登在报上…。帅弟兄说,虽然无傲人的学历,但任何事对他来说似乎都难不倒他,因为他会努力、有心地去学习。所以,当时开先例以外籍司密斯神父为发行人的善导周刊订户竟逾万户。每提及此,帅弟兄总谦虚说:“这全是所有编辑共同努力的成果。”

在善导服务了十六年,被光启社鲍立德神父罗致到台北,开始视听福传的工作。他做社教性节目,有宗教电视、广播节目,令人百听不厌,就这么一斗栽进光启社一待就是十八年半,届退休龄退休。之后,再蒙本刊前任社长刘德宗蒙席力邀担任总编辑职,为教友生活周刊效力四年八个月至荣退。目前,他继续担任主教团圣经委员会执行秘书,为推展研读华文圣经而努力。

重视文字福传

“文字福传的影响大且广,非常重要。”帅弟兄说。他认为,教友单靠听道理是不够的,还必须多看圣书,以及多看信仰经验分享的书籍,从福传文字中汲取天主讯息,这样,日日耕耘,信仰之根才会扎得深、扎得稳,信仰之果才会累累。

“在我信仰的道路上,我是受了三本书的影响,这也让我深切体会到:文字福传的重要。一本是罗光总主教编著的《陆征祥传》;一本是苏雪林教授翻译的《一朵小白花》:最后一本是张秀亚女士翻译的《圣女之歌》。

“从《陆征祥传》我体会到,即使像陆征祥那样身居政府要职高官、有权有势有地位的人,都能看破这世界,舍弃曾拥有的一切,皈依天主教加入本笃会,做一位与世隔绝的苦修士,更何况是一般人?不是更该看轻这一切?至于《一朵小白花》和《圣女之歌》则让我明白:信仰应该是纯朴、忠实的;这也应证了圣经的话:人若不变成小孩不能进天国。”

以童心写童话

基于圣经里这句明训,以及他对文字福传价值性的重视,加上他相信:儿童是国家未来的主人翁,因此他抱持“人若不变成小孩不能进天国”的写作理念,选择工作之余“以童心写童语”的创作生涯。

在儿童文字的创作中,他常注入一些天主教信仰的讯息,因为他坚信:“我们都是天国的人;这世界就是天国。”不错,原属于天国一份子的小孩,不是更应该早点让他们知道天主国的事,认识天主父和他们的长兄耶稣基督吗?

由于他长年在童话创作园地中深耕易耨,终致在台湾儿童文学界占有一席之地,且赢得行政院新闻局、台北市、教育部的童话、儿童剧展剧本、广播剧本等诸多奖项,其作品分为:励志类—《修养录》、《青年励志录》等;童话类—《彩虹曲》、《断翅的天使》、《原野乐园游记》等;戏剧类—广播剧本《墨子》、《祖逊》和儿童舞台剧本《校园春暖》。此外,在两岸儿童文学上的交流,他也尽心戳力,大陆儿童文学作家们也都知道,他是一位虔诚奉主的儿童文学创作者。

永远退而不休

帅家兄的家庭美满,妻贤、子女优,这也是帅弟兄能专心教会工作的主要原因。帅弟兄思及未来全然从工作岗位上退休后,他说:“教会的福传工作是永远不会退休的。”所以,像圣童善会、圣经研读仍是他将来要继续参加的教会善会。此外,在儿童文学上继续耕耘播种,让每一位儿童都有好书读,有认识、接近天主的机会,更是他不褪色的期望。

至于他对教会的关心,也不会因退休而淡然。他说,教会要能多用人才,以企业化的管理方式因应时代的需要,并善用各媒体和各种灵巧方法,大力传报福音喜讯。

末了,他谈到教会的共融合一,他语重心长地表示,他曾参加圣母军、祈祷宗会、基督活力运动、圣神同祷会等各善会,他认为,团体与团体,善会与善会之间不应排斥,相反地要常往来、交流,整个教会才会更有活力,也才会共融合一。

同样,作为桥梁教会的我们,应以促进大陆教会与外面的教会共融合一为主要目标,不能将信仰泛政治化,这样,才能使大陆地下教会的情绪化降温,以效法耶稣宽恕、爱的态度对待官方教会的信众;至于官方教会,勿以政治路线为主导,而以传福音精神为主,努力以对待弟兄姐妹的态度对待地下教会的信友;如此,双方才能有达成共识、合一的时候,这也是他期待看到最完美、圆满的结局。

(一九九八、三月一日、教友生活周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