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特利尔天主教中文福传网
  >>> 信仰园地我们心中的天主
 

我们心中的天主是怎样的呢?

Pat McCloskey 文
李嘉怡 译

我们失去第一颗乳齿时,都有种心痛的感觉,直至我们知道恒齿会代替乳齿时,心情才好不容易的平服下来。这就有如失去了小时候天主在我们心中的形象一样(认为他不会让不幸的事降临在我身上),我们一定感到比失去一颗孔齿更为痛苦。虽然恒齿在我们不经意的情况下生长,可是我们的信仰,却不会因为宗教教育及人生经验,而对天主产生另一个看法,也不能轻易改变天主在我们心目中的形象。

事实上,我们小时候对天主的看法反映出我们当时对天主的信仰。我们这样讲法是合理的,因为每个人的信仰都有一个起点,在我们长大了以后,对天主的看法也不同,我们也知道天主不是用人的捂言可以描述的。而我作日童年时对天主的看法及想像都是来自圣经的- 祂既是个判官,也是个慈父。

当然,我们在小时候对天主的看法,不会自动转变为一个大人对天主的看法。若我们希望自己有一个成熟及活跃的信仰生活,我们必须从小是候已有的幼稚想法中成长。因为虽然小时候对天主的想法有正确的一面(天主是全能的),但也有错误的结论(天主不会让不幸的事降临在我身上)。若我们看不见自己有的这个想法是多么的不全面,那么我们的信仰,就可能不会健康地成长了。

我对天主的看法是怎样的?

我认为人要改变自己对天主的看法,因为有一天,一个老婆婆来办告解,她因自己五十年前的小产而求宽恕。她现今已至少有七十岁,在听她诉说后,知道她小产并不是因她的疏忽所引致,我也告诉她确实是无罪的,天主也一定知道她的情况,也希望她可以宽恕她自己。我认为她知道自己是无罪的,可是她在情感上却未必可以宽恕自己,我想天主也知道她多次求宽恕。

我记得当时是这样想的:“她这么多年来所敬拜的天主是怎样的?她在追半个世纪以来所背负的是怎样的一个包袱?有没有人曾经帮她建立一个对天主的比较成熟的想法呢?又有多少人有如她一样,都是背负着类似的包袱呢?而天主在我的心中又是怎样的呢?”

这个婆婆的告解让我想起罗兰·约菲(Roland Joffe)执导的“战火浮生”(The Mission)这套电影,由主角罗拔·狄尼路(Robert de Niro)饰演的曼多萨(Mendoza)是一位奴隶贩子,他跟加布里耶神父( Father Gabriel 由杰洛米·埃恩 Jeremy Irons 饰演)及其他耶稣会会士在依瓜苏瀑布(Iguazu Falls)的山坡上,曼多萨抛下一个已装好武器的网,这象征他有的生命(他因爱情而杀了自己的兄长),这奴隶贩子承认自己的罪过,并抛开自己的武器以作补赎。

当其他耶稣会会士叫加布里耶神父停止补赎时,他说时候未到。最后在依瓜苏瀑布之上的巴拉圭瓜拉尼印第安人(Guarini Indians,曼多萨曾被他们捉拿的),正在准备迎接耶稣会会士,当他们见到曼多萨时,都弥漫着紧张的气氛。不过,最后由一个小男孩上前把曼多萨身上的绳割断,使他的网及武器一起掉进河里。曼多萨随即感到轻松下来,并得到印第安人的欢迎。这可以说有如我们领洗时的洁净和修和一样,既有天主的宽恕,还有对自己的宽恕及跟别人修和。

也许你都会舆我一样,常常把天主抛褚脑后,却抛不开自己对自己,及别人对自己的看法,这个包袱更显得越来越重。我们不愿把这些抛诸脑后,是因为我们认为自己要有很大的改变及成熟的态度,才可满足自己对自己及别人对自己的看法,或得到宽恕。事实上,我佣跟电影中的曼多萨不同,因为没有人可以把我们的包袱卸下来,我们要自行决定,究竟何时才把心中天主的高压形象卸下来,接受一个对天主新的看法,以及一个对自己及别人对自己的新看法。在电影中,天主已宽恕了曼多萨,但他从来不强迫曼多萨去接受对天主、对自己及对别人的一个新看法。

天主在我们心中的形象是可以成长的

我们都认为天主在我们心中有两、三个形象就足够了,已可让我们好好的生活了,可是这两、三个形象并未能让我们看见一个完整的天主。例如:虽然天主是个充满爱的造物主,祂一定不会垂允我们一些自私的祷告(如赢彩票),不过他一定垂允我严肃的祷告(如为病人祈祷),可是,若那病人在我向天主祈祷后俊逝世,这又怎样解释呢?

若我们心中的天主只有一个形象,而这形象跟我们新的痛苦经历互相矛盾(如我信天主时常保护我,不过我在上星期被打劫及打伤)。那么我们就有如穿鞋一样,对天主的形象有三种想法: ( 1 )我继续穿一对不摘合自己的鞋,不过不断投拆它(为甚磨这个仁慈的父亲要如此惩罚我); ( 2 )我不穿这对鞋(做个无神论者); ( 3 )找一对适合自己的鞋(从自己的经验中,寻找天主不同的形象,以看到天主所要向我们揭示的)。

若一个基督徒选择了第3项,他其实是从新思考圣经中的意义,也重新思考人要度圣洁的信仰生活,究竟缺少了什么。其实,只有第3项,才可使人心中的天主的形象不断改变。

在家中的例子

假如有人在你五岁时叫你形容你自己的父母,你也许会说母亲是最好的,她是世界上最好的厨师。而父亲是最强壮的,比别人的父亲更强壮,而父母对你照顾得无微不至。若你在三十岁时再回答这个问题,你会重覆用五岁时的答案吗?相信比较困难吧!虽然你也许会重用一些字如爱及照顾等,可是却有更深意义。

那么究竟那个答案才是正确的呢?其实两个答案都是正确的,因为都反映你在不同年龄对父母有的不同的看法,若只接受或坚持两个描述中的一个,也是错误的。因为只有愿意去看“整幅图画”的人,才有重大发现。

当然,我们也可原封不动,保全对父母的最初印象。这样只会令我们把他们理想化,而不容许他们在我们心中成为一个真正的人,使我们看不到小时候忽略了的优点。若我们明白这一点,我们又为什么因为自己对天主认识不足而感到诧异呢?若我们在孩童时代未能完全掌握天主的形象,会否侮辱了天主呢?天主又会否因为我们还对抱有幼稚的想法而感到痛惜呢?

我们要明白天主不同形象的意义,就要在生活经验里和我们的信仰中,寻觅两者之间的和谐。

“这是欺骗人的!” 你可能会说:“等等!这是欺骗人的!因为我们无可能用一个天主的形象,就可解释生活中的所有问题及痛苦。你用你的想像来想出天主的形象,而不是出于天主自己的形象。”其实情沉不是这样的,因为天主在圣经中向人揭示的形象有很多穜。天主是亚巴郎、依撒格和雅各伯的天主。也是先知及圣咏作者的天主,他也是玛达肋纳、马尔大及撒玛黎雅妇人的天主,和耶稣在十字架上所揭示的充满爱的天主 - 祂超越我越的一切文字及形象。

若我们一直安于接受自己心中的天主的形象,现在却遇上生活中的问题解决不了(若天主是仁慈的,为甚磨不幸的事要发生在我身上?)我们为什么还要把天主的形象如此规限着呢?

由于天主在旧约和新约中,向我们揭示祂不同的形象,所以我们必须返回圣经中寻找天主的形象。

旧约中的天主形象

旧约的天主是怎样的?祂是个苛刻的天主,要他的人民遵守诫命,天主是西乃山上雷电和风暴中的天主。你也许还记得回头看着索多玛城和哈摩辣城被毁诚的罗耀特的妻子,被天主变为盐柱;你也许也记得天主叫亚巴郎把独生子依撒格献上,及后才制止了亚巴郎的这个奉献。

那么你还记得趁晚凉在乐园中散步的天主(创3), 以及天主把以色列子民形容成放荡卖淫的妻子,但天主依旧爱她(欧 2-3)。或是天主是一位母性的天主,有如是以色列的母亲 ——“妇女岂能忘掉自己的乳婴?”(依 49 : 15)天主曾宽恕了归依的尼尼微人,以使约纳非常愤怒,你还记得这仁慈的天主吗?你还记得一个愿意与所有人分享自己智慧的天主吗(智7)?

很多基督徒对旧约都不熟识,所以他们就认为天主是易于发怒及公义的天主。然而这是很复杂的问题,因为不同的作者虽然在写同一个天主,可是他们心中的天主却不同的。就有如我们在长大后对父母的形象有更深了解,我们对天主的形象也就是一样。那么我们为何只看到在旧约中天主苛刻的形象,而忘记祂的仁慈呢?

新约中的天主形象

天主在新约中的形象,基督徒对这个形象却有相反的问题出现。我们也许只记得耶稣是善牧(若10)或他的荡子比喻(路 15) ,而忘却耶稣所提及的公审判(玛25 ) 中,我们要面对自己所做过的事,我们有否照顾过有需要的弟兄姊妹。

我们要记得耶稣所讲的法利塞人上圣殿去祈祷的故事 (〔天主,我感谢你,因为我不像其他的人 … ”),而税吏却捶着自己的胸膛说:“天主,可怜我这个罪人罢”(路 18 )。耶稣清楚告诉我们只有好像税吏贬抑自己才可得到怜悯,而在我们心目中有天主在新约中的仁慈形象之余,都不可忽略天主对我们的要求 —— 不断的归化,不断的跟随基督。

所以天主既不是我们想像中的旧约里令人害怕的天主,也不是我们想像中的新约里溺爱我们的天主,因为在圣经中,天主有不同的形象;天主默感福音作者,让我们透过圣经更认识他。

随着生活而成长

在旧约和新约中,作者对天主不同形象的描写,其实有部分原因是基于他佣对于傅统的天主形象不满。就有如我们请所有圣经作者到了一间大的房间,他们在讨论天主的形象是怎样的呢?

由天主默感而写成的圣经中,天主的形象,不是要取代人心中已有的天主,而是两者伴随成长。写约伯传的作者都深知人间疾苦,可是作者个人的困境却影响不了天主向人揭示自己。圣经作者及信仰团体都知道信仰生活中的痛苦的挑战,他们都可以克服这些痛苦。

我们一直都以为天主静静地默感圣经作者,其实应该是天主透过默感他们,去帮助他们面对信仰上的挑战,也为将来相信天主的人纪录了对他们有用的讯息、。所以,我们对天主的不同形象的认识,以及对人对自己的好形象,都不会因为我们经历过生活中的危机而出现的,而是要靠我们以信德走过这些难关的,让我们的信仰成长。

有时我们的信仰未能成长,就有如小产,或得到患上绝症的消息一样,因为我们不愿开放自己,去接纳有不同形象的天主,我们好像是害怕失去我们的信德。可是,这种拒绝开放自己的态度,只会让自己的信仰生活原封不动,滋养的就只有我们所停留在童年时代所想像的天主形象。

发展对天主形象成熟的看法

我们对天主不同形象感到难以接受的原因,因为我们必须先改变对自己及对别人的看法。无论我们喜欢与否,我们心中天主的形象跟我们对自己及对别人的看法是有不可分割的关系。因为一个人用怎样的眼镜去看天主,他都是有同一副眼镜去看自己和别人的。

就如小孩在成长中,因为对父母有更成熟的看法,而很难一下子改变父母在他们心中的形象。对于信天主的人也就一样难以接受一个有不同形象的天主,以及在透过这个有不同形象的天主来滋养我们成熟的信仰生活。我认为这并非是一个自动的改变,我们要依靠圣经以及教会不断的祈祷,也要默想天主不同的形象在圣经中的意义。

天主是男性?我们要加深对天主的认识,其中一个方法是用男性的语言谈论祂。不过,这个做法却在今日社会惹来一些挑战,有人认为圣经中的天主,都有女性的一些特征。在 1998 年的宗座牧函“妇女的尊严和召叫”,教宗若望保椽二世认为天主都有“男性”和“女性”的特征(#8)。

在较早期的宗座牧函“富于怜悯”中,教宗指出在旧约短卷中用了两个字来形容天主是怜悯人的天主。其中一个是 fahmin —— 这个字时常被译成“怜悯” —— 来自 fehem 的字根,这字在希伯来文中是“子宫”的意思。所以,当我们说天主是怜悯人的天主时,在希伯来文中带有女性的意思。在教宗 1978 年 9 月 10 日的三钟经中,教宗若望保禄二世说:“天主是我们的父亲,他更是我们的母亲”。

天主是西方人的天主?另一个可以加深对天主的认识的方法,就是不把天主的形象以某一个国家的文化刻划出来。就正如美国的主教们在他们 1986 的牧函“直到地极”中写着:“到时,过去的傅教士不只是带出西方文明的优点,也带出了其弱点”(#8)。

由西方傅教士所宣讲的天主的确有浓厚的西方色彩,而不同的国家都透过自己的文化,用艺术表达他们对天主的理解来弥补这个缺憾。其实,任何文化都不可告诉人天主是怎样的,在过去,传教士太快给予人他们心目中天主的形象,而忽略了其他文化的人对创世的想法。正如主教们所锐:“天主叫我们去播种的地方都是神圣的,在我们去到之前,天主已探访了祂所爱的人”。

在生活中看到天主的不同形象

若我们要对天主有成熟的看法,个中的过程可以是富挑战性、富色彩的和令人害怕的。当若望纽曼( John Henry Newman )在 Littlemore(在英国牛津附近)退休不久,他重新去看自己在教会的职位时写道:“在现世中,我们要完美,就要不断改变。”

无论是男人还是女人,他们在灵性上的成长不是因为时间的逝去,而是因为他们在生活中看见天主的不同形象,以及天主如何令他们去懂得尊重所有天主以自己肖像所造的每个人(创1:26——27)。当我们可以做到完全归依的时候,我们抛弃自己的偶像,站在天主角度去生活。我们要在生活中不断接纳天主的不同形象,直至我们将来在永远的天国宴会中,面对面的看到天主为止。





信仰更新 (No. 09/04)

© 思高圣经学会 2004 (中文版)
地址:香港轩德逊道六号
电话: 2576 0486
傅真: 2576 9676
电邮: sbofmhk@netvigator.com
网址: www.sbofmhk.org

 

* 以上文章是由原印刷版忠实转载,文章版权属 St. Anthony Messenger Press 所有,不得转印、复印。
转载该文目的纯粹是为了我们圣经学习组的姐妹弟兄阅读方便,绝无任何侵犯版权意图,如有冒犯,请以福传大业为重,见以原谅。

© 蒙特利尔天主教中文福传网 版权所有
The site is designed and produced by Haicheng Canada Inc.